亞倫與Q’uo對話


介紹



摘譯自

www.llresearch.org


亞倫

(Aaron)/Q’uo對話是一系列的共同通靈集會, 由芭芭拉(Barbara Brodsky)傳導亞倫卡拉(Carla L. Rueckert)傳導Q’uo群體共同完成.

這些集會一共有九場(或更多), 時間橫跨10年以上!


我們共同傳訊的目標有三:



  • 我們希望產出對於靈性尋求者有益的資料
  • 我們希望展示正面導向的傳訊者可以不自大地共同工作
  • 我們希望展示正面資訊的協調, 即使資料來源似乎來自深刻地不同的傳統

亞倫

, 一位佛教大師, 他的最後一世距今500年前, 目前是內在次元平面的指導靈. Q’uo群體是ET來源, 服務無限造物者星球聯邦的一部分.

這份資料目前正在編輯中, 計畫印刷成冊. 在此同時, 我們感覺將這些草稿放到網上是一個良好的服務, 好讓你們可以使用它們. 亞倫與Q’uo, 芭芭拉卡拉全都希望你們很喜悅地閱讀這份資料, 如同我們製作它的過程中經驗的快樂.



帶著愛/光 ,



芭芭拉

卡拉

亞倫問答集



Copyright c 2000 by Barbara Brodsky



譯者摘錄自

http://www.deepspring.org/

問題: 你是真的嗎?



亞倫

: 我跟你一樣真實. , 我沒有”死”, 謝謝你喔! 我只是存在於一個不同的次元平面. 你們是由光與物質構成; 我只由光構成. 當你移動超越你們人類物質形式之後, 你們也將 只是光, 直到你下次投胎為人; 你們稱呼這過程為死亡, 我稱它為我們通往成熟的進化過程中的一步而已.

問題: 你可以直接對上帝講話嗎?



亞倫

: 我們全都能直接對上帝講話. 你是否認為因為人類的形態模糊你對的清楚感知, 就少聽你一些?

問題: 你目前是否感覺痛苦?



亞倫

: 我感覺不到肉體疼痛, 我沒有一個身體好酸痛. 我的確偶爾感覺痛苦, 但不會像你們將它個人化. 取而代之的是, 我允許它流過我, 如同宇宙的能量的一部分. 我感覺所有受苦的存有的痛楚, 並且送愛給他們.

問題: 所有宗教系統都宣稱是真理, 我們如何分辨哪一個確實是真理?



亞倫

: 有一條佛教徒的教理是一個人必定不要錯認指月的手指為月亮本身. 所有宗教的思想系統都是指月的手指. 佛法(Dharma)不是真理; 基督教聖經不是真理; 可蘭經不是真理. 鞠躬、吟唱、頭手相連 面向東祈禱, 這些不是真理. 它們都是指月的手指.

當你凝視這些”手指”, 這些途徑, 其中有一個會說到你的心坎. 它將召叫你以如此的方式集中注意力, 直到你終於開始看到手指以外的東西, 接著清楚地看見它所指向的標的; 然後你將找到真理.


你們將持續對於這條允許你看見真理的宗教途徑有著深深的愛與敬意, 但你將知道這條途徑與目的地的差異.


問題: 有時候我感覺有股推力去工作靈性事物; 其他時候我覺得懶惰. 這樣有關係嗎?



亞倫

: 你永遠都在工作”靈性事物”. 你的生命的每一刻、每一個想法與感覺、每一個事件, 都是你的路途的一部分, 並且被計畫用來教導你. 你有自由意志, 你決定是否要利用這些機會去學習你來此要學的東西.

沒有時間表; 你擁有所有你需要的時間. 但你必須認出每一刻都是珍貴的. 只有一個”當下”. 在此刻學習你所能的東西, 接著你在下一個”當下”將成為一個更


睿智與慈悲的人.



本文



The Aaron/Q’uo Dialogues, Session 1



Copyright c 2005 L/L Research





1991年二月28



芭芭拉

: 我們尋求知曉自己與造物主, 但不曉得如何去做, 我們害怕我們內在與理解的不完美, 沒有能力做到, 我們可以如何進行?


Q’uo

: 當一個人缺乏對這個人生旅程的覺察, 造物主將經常被他擋在門外.

無論如何, 地球從未遠離合一、愛、與協和的核心.


我們建議你再次在這次投胎的經驗中探究你的自我. 每一個實體都是全然的可愛與全然的不可愛. 然而, 每一個實體可以做出許多選擇使他(她)更偏向成為一個充滿愛, 愛的給予源頭; 因為在臣服生命於服務的過程中, 該實體成為一個奇蹟、驚奇. 讓自我更多更多底知曉、尊重與愛這個實體. 讓這個實體成為偉大的安慰、保護, 以及最重要的, 一位夥伴. 因為當自我領悟到他的身分為流露愛之選擇的鮮活見證, 該實體接收到所有禮物中最偉大的一份: 真實友誼、真實夥伴關係.


這並不是說一個實體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該實體則永遠是完美無缺; 而是說可信賴的友誼與夥伴關係必先從自我開始, 接受自我覺察到的各種謬誤. 在接受這份友誼的過程, 靈性皮膚的毛孔開始敞開啜飲[明顯可感覺的]愛的萬靈藥(elixir). 當你是自己的朋友時, 你可以在孤單的情境中放鬆 並維持真實友誼的舒適.


我們可否進一步講述, 我的姊妹?



芭芭拉

: 我急切地想要交托自我去服務, 但我們知道自己是多麼受限, 並且恐懼我們無法成功, 擔心我們將會用完愛與能量的食物. 我們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Q’uo

: 做為一個靈魂, 你不需要食物. 做為第三密度中的一個實體, 尊重肉身自我, 深厚地愛這隻羊, 因為羊兒必須被餵養方能處於完美的飽滿狀態, 允許靈魂的聲音流過, 而不會耗盡第三密度的顯化自我.

是否有進一步的問題?



芭芭拉

: 當我看見自己有如此多的不完美之際, 我如何可以學會完全地愛與接納自己?


Q’uo

: 我是Q’uo, 我們沒有發覺愛你自己是困難的. 當你走在靈性黑暗之中, 單憑信心做出決定, 我們凝視著你的勇氣. 當時局看起來幾乎無望、處處危險, 你們英勇地選擇在此顯化, 我們深深受到感動.

很明顯地, 設計第三密度的目的是讓完美相當不可信, 在這樣的鎔爐中, 易脆裂的鋼鐵被鍛造, 直到它成為可彎曲、有彈性與強壯.


若一個實體在你們密度中表現出完美, 這樣一個實體必須為所有知道該肉身的存有負責. 這樣一個責任超乎你的高我此刻的意圖.


你所說的不完美正是你與那些摯愛的人們之間的連結.


有一個狀態, 你在其中可以良好地領悟完美, 那就是安坐在無限造物者的臨在當中, 也就是偉大的起初思維.


那完美對你非常好, 當你與無限太一同處於聖殿中, 愛—無限的完美—將餵養你. 當你張開雙眼, 保持那份完美的參與感. 在每一刻記得那無限的完美, 允許它與你深深地、寬廣地共振, 使你經常受限的感知得以擴展.


你們可能會認為我們來自的密度是完美的; 然而, 若我們投胎到第三密度, 我們會成為一個賭徒 – 不多也不少.


你的自我的賭注是, 不管有多少自我感知到的失敗, 這個自我將不害怕也不會低頭, 而是毅然決然地選擇再愛一次 – 不多也不少.


只要你找到勇氣繼續在希望中表達愛, 那麼你將在這佈滿灰塵與困惑的幻象中, 成為人間完美的典範.


不要被智力或五官的感知欺騙, 這兩者都是被設計來擁抱幻象 排除所有絕對事物的機制.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 我的姊妹?



芭芭拉

: Q’uo, 非常感謝你. 我有一個很簡短的問題. 當我放鬆, 不再嘗試從K的手語1中了解卡拉傳訊的內容, 有許多次我感覺我無須讀唇即可了解訊息, 彷彿是心電感應. 我有沒有可能在心裡聽到這些話語?

(原註1: 芭芭拉的耳朵聽不見)



Q’uo

: 我是Q’uo, 你或許可以聽見我們的笑聲. 是的, 我的姊妹, 我們被辨識為許多名字, 但置於一切之上的, 是愛的信差. 做為社會記憶複合體(複數), 我們可以對任何與我們調頻的實體講話. 你的確是一個敏感的器皿, 我們現在有些困難使這個器皿[卡拉]不要一直露齒傻笑, 因為我們是如此快樂; 我們在喜悅中

歡笑. 我們感謝你, 我的姊妹, 因與你心愛的自我溝通之愉悅的緣故.


我是Q’uo, 你或許可以聽見我們的笑聲. 是的, 我的姊妹, 我們被辨識為


我是Q’uo, 我們這次工作已經充足了, 此時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與團體. 我們以Adonai向你們道別.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卡拉

: 我一直在努力學習珍惜存在(being), 而非行動(doing). 這對我非常重要, 因為我的肉體能力越來越受限. 關於我如何最佳地尋求這條路線, 你有什麼建議?


亞倫

: 很榮幸今晚與你們同在, 並且談論你的問題. 在我開始之前, 我留意到從這個房間發散的光芒是燦爛光輝的.


卡拉

, 我們注視你的問題, 關於存在與行動的對比, 我恐怕你有些東西不大清楚. 當你真實存在, 即是行動.

這回到我剛才分享的真理, 我看見你們為光—就是這樣.


你們每一個人都放射出一道非常美麗與獨特的光.


當你的存有達到最純粹的程度, 你允許那一切萬有能量流過你, 流出去; 於是你獲得宇宙之愛的充能. 然後, 流過你的光受到你自己內在能量的增強. 所以, 真的有兩個光的來源.


你們每個人都是造物主的一個電光, 想像一點小餘燼與大營火. 然而這點餘燼擁有許多的力量. 因此一個人是他自己的源頭, 同時也是宇宙源頭的一個管道.


除了放大那愛與光, 還有什麼更重要的事可以做? 還有什麼更深沉的服務方式?


當你的肉體在活躍狀態, 是否比肉體在靜默狀態更能夠做一個愛的管道?


所以存在與行動兩者的差異並沒有你以為的那麼明顯與強烈.


反過來說, 處在行動中, 你無法總是清晰地傳導愛與光, 毋寧說, 你持續使用自己的能量, 感覺必須完成某件事, 你的內在是不足的.


就某個層面, 這即是剛才Q’uo對芭芭拉說的: 開始理解到你是無限制的, 任何流過你的東西都得增益. 當你允許這股能量流動, 行動就單純地成為另一種存在的方式. 只要你僅是為行動而行動, 將遺失許多的光.


你是否想要進一步的澄清?



卡拉

: 我有什麼不同的選擇? 你能否為我澄清你感覺到我必須從中選擇的東西? 我感覺當人們寫信給我, 我想要給他們某種他們可以持守與聽見的東西.


亞倫

: 有兩件事同時在此發生. 卡拉, 一件是你以如此的方式能夠服務他人, 並且從中找到喜悅; 然而同時 你偶爾將自己推向舒適的肉體界限之外.

喜悅地給予 以及 感覺很渺小的”我應該做這事”, 這兩者相當地不同.


你能否看見在 ”應該” 其中的所有批判? 它不會抹殺你想要服務的層面, 但兩種聲音在同時間說話: “我想要” 與 “我應該”. 因為你此生與”我應該”的歷史淵源, 你的內在能量開始攪動.


我曾在上週四說過能量流過你的方式, 你即是造物主能量的管道. 一旦渺小的


我應該進入這過程, 就好比你體內的能量開始捲繞, 於是成為內在一股激烈的騷動, 能量流過你的方式不再相同. 我在此描述的東西很單純, 那即是我看見能量與光的樣式; 你經驗的這個非-流動如同胃裡的翻騰, 或許是升高的肉體疼痛.


你能否開始分辨“我想要” 與 “我應該”? 注意到那非常安靜的 “我應該” ?


它非常安靜, 如同一個耳語, 但那樣就夠了.


當你越覺察到你進入”我應該”狀態, 你越能笑著說 “啊, 我應該又來了!”


當你能夠對它大笑, 你就能以更少的批判向它致意, 然後能量持續流過你, 這股能量不再有扭曲.


我應該..” 是行動(作為); 我熱望去..”是存在(本質).


你看見了嗎? 衝突點並不在於你做什麼, 而是你做它的方式.


當 ”我應該” 將你推出肉體界限之外, 你的內在會發展或累積憎恨與隨之而來的痛苦.


你是否注視自己的肉體 然後說 “這是粗糙的, 我不要它”, 或者你嘗試去愛它?


學習去你身體的情緒部分則更為困難許多.


在你學習到接受你內在的所有情緒能量之前, 你無法接納其他人的情緒.


這是你正在感覺的, 一直以來 我請求芭芭拉榮耀這個肉身.


當你是靈體的狀態, 你不容易學習到無條件的愛、慈悲、寬恕; 因為靈性平面的情感力量並不相同. 所以你們在此有機會去學習.



卡拉

, 你能否看見重點不是選擇如何回答讀者信件, 或是否要回答信件; 而是如何與渺小的”我應該”建立更充滿愛的關係, 於是你開始和諧全部四個(光)體, 從完整的存有出發. 一旦你開始這麼做: 你並不嘗試去除”我應該”, 而是接納它.

你將領悟到沒有什麼東西是需要被去除的.


不再需要的東西將自動脫落. 這個觀念並不是我原創的, 我引用Q’uo的話.


我應該將會脫落! 它還需要存在的原因是你尚未學習到接納它.


當它脫落之時點, 你將理解到存在與行動真的沒有差別.


行動最純粹的形式即是存在的一個方式; 當你存在, 你總是在行動.


你是否有進一步的問題?



卡拉

: 是的, 我只是不知道如何最佳地服務. 你說 “當你存在, 你總是在行動”, 但我經常無法做任何事. 你能否說說這點?


亞倫

: 在我回答之前, 我要先問你一個問題: 你的疑慮是基於不知道走哪條路可以提供最佳服務 或 處在肉體疼痛時, 你逼著自己去回應; 或兩者都有?


卡拉

: 前者.


亞倫

: 卡拉, 如果你可以接受, 我將談論兩者, 因為你的身體正在承受肉體的負擔. 首先, 我要你很仔細地觀看, 看見你渴望服務他人, 透過給予他們某個可以持守的東西; 以及為了減輕缺乏(自我)價值感而渴望服務.

你能否看見這兩者同時存在?


我想要你們與我一起觀想你的能量[如我看見的方式].


當你允許能量在最小扭曲範圍內傳導能量, 我看見從身體出來的能量樣式如同丟到池塘的一顆小石子, 產生許多同心圓, 一個接著一個向外擴散.


當內心有任何憤怒、貪婪、憎惡、怨恨等, 我看見尖銳的大釘子 就像孩子畫太陽的樣子.


這就是為什麼, 當你在一個房間中, 另一個人生氣時, 他不需要講話 你也可以知道他的憤怒的臨在. 當你感覺愛的臨在, 也無須任何言語. 憤怒與愛都是明確有形的. 現在觀想, 當那些憤怒的尖釘碰觸愛的同心圓, 會發生什麼事, 尖銳的頂端會溫和軟化, 隨著每一次接觸, 更加地軟化 直到它慢慢地磨損, 平順地成為一個圓圈.


當我說到存在對比行動, 你能服務另一個存有最佳的方式是單純地送出那些光的同心圓, 它們將軟化另一個存有的憤怒或恐懼.



卡拉

, 當人們寫信給妳時, 要透過郵件送出愛並確定對方感覺到是很困難的. 妳能夠送出愛, 並知曉有些存有能夠感覺到, 但其他人可能會誤解. 妳在這點是對的. 妳必須問自己兩個問題, 首先: “我回應什麼東西? 我送出什麼東西出去?”

當你在回信時 有任何憎惡或壓力或不確定, 對方接收到的不是柔軟的圓圈, 而小小的尖釘. 我並不在暗示你的信件不夠技巧與愛心, 但你必須真的仔細地尋找那小小的”我應該”, 或任何肉體的枯竭, 好讓這封信蘊含愛心的服務渴望.


第二個問題是: “什麼是他們的需求?” 妳知道你不能為他人學習, 然而你的痛苦有大部分是因為妳有這麼多智慧, 妳的挫折來自分享智慧之際, 其他人聽不見你, 因為他們自己的恐懼.


妳問, 想要伸手向外幫助那些向妳求救的人們是笨拙的舉動嗎?


首先 確定你的回應純然屬於愛. 如果在回答的過程有任何的抗拒或阻力, 單純地把它放到一邊, 等晚一點或另一天再開始, 確知這個回應來自妳內在純粹的愛之處所— 一個服務的渴望, 設法使它穿戴最小的扭曲. 在心裡問你自己: “我是否嘗試改變他們, 使他們聽我的? 我是否以愛與確信之聲說話? 如果我懷著愛講話, 他們聽不見我的聲音, 這樣也沒問題?”


提醒你自己妳無法為他們學習, 妳可以打開一扇門, 但妳不能推他們過這扇門.”



卡拉

, 簡單地說, 妳有一個想要解決別人問題的傾向; 但妳知道你不能做這一件事, 妳覺得十分為難.

妳能否開始使妳與自己的痛苦舒適地共處, 我說的不只是肉體痛苦, 還包括妳自身存在的痛苦, 於是你不再需要帶走他們的痛苦?


妳能否看見這件事給你的功課? 當你更深地接納自己, 妳對他人的回應將變得更為有技巧; 與其改變事物來幫助他們, 不如協助他們更深地接納自己?


妳是否理解, 是否有進一步的問題?



卡拉

: 是的, 但我必須先想一想.


亞倫

: 是否有進一步的問題?


卡拉

: 是的, 我的肉體與情感能量水平總是很低. 我需要學習什麼, 以及我如何醫療自我 好更佳地服務?

我不能做所有我想做的事, 這點使我憤怒; 然後因為憤怒使我感覺罪惡感.


救命!



亞倫

: 我感知妳體內有正常額度的能量, 但由於憤怒 部分被阻擋在心輪底下, 於是能量流動受到限制. 所以讓我們來談談憤怒. 一般人有個誤解, 以為對應憤怒或任何沉重的情緒只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表現出來, 談論這情緒; 或壓抑它. 還有第三個選擇: 真切地注意它.

妳不需要練習妳的憤怒, 口頭表達它 或 丟枕頭來發洩. 在某個層面, 這些練習將升高這憤怒. 或許對於一些有很多困難辨認憤怒的人來說, 這個練習可以做為有用的第一步. 我單純地偏好當一個人腳指撞到時 自然的處置方式.


請你跟我一起嘗試一個實驗? 想像妳自己坐在山頂上, 這是一個美麗的日子, 晴朗無雲. 妳看見遠方有一朵雲, 然後妳轉身背對它, 繼續享受風景. 那雲朵接近了, 但妳完全沒有覺察它的存在, 直到突然它掠過山頂, 將妳完整地包圍, 與


太陽隔絕, 妳伸手不見五指, 空氣變得寒冷與濕黏. 妳突然恐慌起來, 心裡想著 ”我要如何找到下山的路?” 內心升起一股憤怒感, 想要這朵雲走開.


妳能否感覺對這朵雲的強烈反感?


現在回到同樣場景, 晴朗的山頂, 同一朵雲在遠方. 享受風景並注意這朵雲: “有一朵雲靠近了... 嗯, 看起來10到15分鐘將抵達這裡. 好的, 它來了... 過了一分鐘或兩分鐘... 這是一朵相當大的雲, 看起來很濃密. 我想再過半小時它就會到達, 我最好穿上夾克.. 它來了.”


接著它完整地籠罩妳, 再次地 妳伸手不見五指, 妳的確懷念溫暖的太陽與風景, 妳感覺寒冷與濕黏. 但妳看見它來臨的過程, 妳知道它將會停留多久.


妳能否看見單純地與它相處, 允許它的臨在, 不再與之掙扎, 這樣會變得容易許多; 它只是一朵雲. 妳可否感覺其中的差異?


妳的憤怒也是如此. 當你與之掙扎的同時, 它變得堅固.


當你單純地允許它如同飄過的雲朵, 放下妳的掙扎, 於是沒有需要對它起反應.


特定的狀態促使憤怒升起, 妳注意到它, 接著它消融.


憤怒本身並不是一個問題, 妳對憤怒的反應才是問題, 才是凝固憤怒的關鍵.


妳如何工作這部分? 它真的是一個需要發展的技巧, 它分為兩部分. 第一部分是盡快地注意每次憤怒的升起, 甚至開始注意到可能挑起憤怒的情況, 然後心裡說 “我在想憤怒八成即將升起?”


第二部分是注意你對憤怒的反應, 問自己 “是否批判它? 是否憎恨它?”


或者我單純地握著它, 以雙臂握住自己, 如同腳指撞到時 你會做的事一般.


當一個小孩來到你屋裡哭著說 “一個惡霸把我推倒了”, 你會怎麼回應?


我是否跟他講 “好了, 不要憤怒(難過)”; 或者我將他抱在懷裡說 “我知道你感覺很憤怒, 我向你不斷保證, 不管你有多憤怒, 我依然愛你.”



憤怒會升起, 如同雲朵會來臨, 只要你還在肉身當中, 就會有感覺. 即使是人類中最高度進化的存有依然有感覺, 但他不再依附或避開這些感覺.


無須去除它們, 或奮力掙脫.


透過這樣的放鬆, 一個人找到更深的平安; 憤怒與愛並不是互斥的, 端看你如何與憤怒互動.


你是否有進一步的問題?


[此時沒有其他問題]


我感謝你們全體給予這個機會, 讓我一起分享你們的愛與光.


請知曉我許許多多的愛與你們同在, 還有 你們帶到工作中的愛與勇氣對地球上所有存有都是一道光與激勵, 的確如此. 就這些了, 到此結束.



(V)2008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