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一的法則網站 http://home.free.don-net.com/tloo/


《一的法則》卷二:34.第三十四場集會



分類:一的法則

2007/11/29 22:30

RA, 第三十四場集會

1981 34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 你在稍早時刻陳述穿透第八層或智能無限允許一個心//靈復合體被收割只要這個實體在任何時間/空間有此意願. 當這個第八層的穿透發生時該實體會經驗到什麼?




RA: 我是Ra, 每個實體對于智能無限的認知經驗是獨特的. 這個認知的範圍從無限制的喜樂到 強烈奉獻于服務他人. 一個觸及智能無限的實體最常發生的反應是將這個經驗觀察為一個無以言喻的深奧智慧.


無論如何, 該實體立即渴望終止此生的情況並不常發生. 反而是渴望去溝通或使用這個經驗去協助他人, 這種渴望極度地強烈.




發問者: 謝謝你, 你可否定義業力(karma)?




RA: 我是Ra, 我們對業力的理解是它可以被稱為慣性. 那些運行中的行動將繼續使用平衡的方式直到更高或控制原則, 你們可以比喻為煞車或停止裝置, 被請求(invoked). 停止行動的慣性可以被稱為寬恕.


這兩個概念是不可分的.




發問者: 如果一個實體在其一生中發展了所謂的業力, 是否程序會在某個時候啟動好讓他經驗到允許他獲致寬恕的催化劑從而減輕業力?




RA: 我是Ra, 這點, 一般而言, 是正確的. 無論如何, 自我以及任何牽連的其它-自我可以在任何時刻透過理解, 接納, 與寬恕的過程, 改善這些型態. 這個方式在一生中的任何時點都是真的. 因此一個已經讓某個行為運作的實體可以寬恕自我 並絕不再犯相同錯誤這也會煞住或停止你所謂的業力.




發問者: 謝謝你, 在上次集會提到不顯化的自我, 你可否告訴我不顯化的自我產生的學習催化劑?




RA: 我是Ra, 我們觀察到你對于痛苦催化劑的興趣. 這個經驗在你們實體中是最常見的. 這個痛苦可能屬于肉體復合體, 更多的情況屬于心智與情感復合體. 在少數的例子中這痛苦屬于靈性復合體特質. 這些創造出學習的潛能. 要學習的功課因人而異. 但這些功課幾乎總是包括耐心, 容忍, 以及(保持)輕快步調的能力.


情感痛苦是很常見的一種催化劑, 不管是心愛的人肉身死亡或其它表面上的損失, 通常導致(與功課)相反的結果: 悲痛, 沒耐心, 乖戾的感覺. 這個催化劑便走偏了. 在這些情況將會有額外的催化劑給予不顯化自我 有進一步的機會去發現自我 為 全然自足的造物者包含一切萬有 並充滿喜樂.




發問者: 我們所稱的傳染病從不顯化自我的角度來看在這個過程是否扮演某種角色?




RA: 我是Ra, 這些所謂的傳染病是第二密度的實體, 它們提供這類催化劑的機會. 如果這個催化劑是不需要的, 那麼這些第二密度的()生物, 並不會產生效應. 在每一個歸納法中請注意會有異常情況, 所以我們不能說到每一種情境但只能提到一般你會經驗到的事情運作的方式.




發問者: 天生的缺陷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




RA: 我是Ra, 這是心//靈復合全體(totality)程序的一部份顯化在第三密度心//靈之中. 這些缺陷被心//靈復合全體計劃為一些限制是經驗的一部份. 這包括基因的因素, 如你所稱.




發問者: 謝謝你, 你可否給予我關于自我與 社會自我關系的同類信息?




RA: 我是Ra, 不顯化自我可以在發展任何心//靈復合體能量流入中心找到它的功課. 社會 與自我的互動最常集中在第二與第三能量中心. 因此那些最活躍于嘗試 再造或改變社會的實體們他們個人感覺自己是正確的或擁有答案將權力放在更正確的配置. 這個情況可以是從負面到正面導向的一個完整旅程. 任何一個導向都會啟動這些能量光芒中心.


有少數人他們協助社會的渴望是屬于綠色光芒或更高的光芒. 這些實體, 無論如何, 是極少數. 因為, 容我們說, 第四密度光芒的理解比較渴望普世的, 自由給予的愛, 而非領地或甚至 人群, 政治結構的重整.




發問者: 如果一個實體強烈傾向正面的社會效應, 這個實體靈光中的黃色光芒跟一個想要創造一個帝國並以鐵腕統治的實體相比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讓我們舉兩個正面導向, 曾經活躍一時的靈魂做為例子, 他們已經沒有生活于你們的物理時間/空間. 一個是埃布爾(Albert) 走入一個陌生的, 對他而言, 蠻荒的社會, 為了要醫療它. 這個實體能夠動員大量的能量, 即你所謂的金錢. 這個實體耗費了許多綠色光芒能量用在醫療者與風琴愛好者兩方面. 這個實體的黃色光芒是明亮的且由于他努力于取得資金以傳播其志業結果黃色光芒得以結晶化.


無論如何, 綠色與藍色光芒同樣呈現高聳地明亮特質. 如你所稱, 較高層次被啟動; 較低能量點保持平衡, 相當相當地明亮.


另外一個例子是馬丁(Martin), 這個實體處理很大程度的負面橙色與黃色振動型態. 無論如何, 這個實體能夠保持綠色光芒能量的敞開即使面臨嚴酷的考驗, 這個實體可以被視為有較多部分朝向正面極化這是由于他在面臨巨大的催化劑的時刻 (仍舊)忠實地服務他人.




發問者: 你可否告訴我埃布爾與馬丁的姓氏?






RA: 我是Ra, 這些實體為你們所知全名為埃布爾.史懷哲以及馬丁路德.金恩.




發問者: 我剛才也是這麼想的, 但我不確定. 你可否給予我關于未顯化的互動信息, 即 自我與器具, 玩具, 發明社會自我關系的互動關系?




RA: 我是Ra, 在這個特別的實例中我們再次聚焦于橙色與黃色能量中心. 以負面的觀點來看你們人群中的許多器具, 你們所謂的通訊裝置以及其它分心的事物, 如較不具競爭性的遊戲, 可以被看做具有保持心//靈復合體不活躍(unactivated)的變貌, 于是黃色與橙色光芒活動減弱許多, 于是慢慢地減少最終綠色光芒啟動的可能性.


你們其它的器具可以被視為一種工具幫助實體探索自身肉體或心智復合體, 以及在少數情形中, 靈性復合體之能力, 于是啟動橙色光芒在你們所稱的團隊運動之領域以及交通工具等器具. 這些可以被看做探究權力感覺的方式; 特別是凌駕于他人之上的權力或一個族群的權力超過另一個其它-自我族群的權力.




發問者: 關于這個催化劑類別一般而言電視對于社會的整體效果是什麼?




RA: 我是Ra, (我們)沒有忽略許多屬于綠色光芒的嘗試透過這個媒介傳遞真理與美的信息這些或許是有幫助的, 我們必須提議這個器具的總合效果是分心 與 沉睡.




發問者: 在這個類別中你可否給予我們關于戰爭與戰爭流言(rumor)的信息?




RA: 我是Ra, 你可以看出這與你們的器具有關系. 戰爭與自我關系是成熟實體的一個根本的感知. (實體)有著很大的機會加速到任何渴望的方向. ㄧ個實體可以藉由認定敵對的態度不管是?了什麼原因朝負面極化.


ㄧ個實體可以藉由在戰爭中的英勇(heroic)行為, 即保存其它-自我心//靈復合體的行動, 朝正面極化一些程度啟動橙色, 黃色然後綠色光芒.


最終, ㄧ個實體可以非常強烈地極化第三光芒藉由表達普世大愛的原則即使面對敵對的行動也不惜代價堅持這個原則. 如此該實體可能只有很短的一生成為一個覺知的存有. 這可以被視為所謂的創傷性進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你們實體當中有很大百分比的進展有著創傷的催化劑.




發問者: 你在剛才的敘述中使用第三光芒這個詞匯這是你想要用的詞匯嗎?




RA: 我是Ra, 我們意指綠色光芒. 我們的困難在于我們認知紅色與紫羅蘭色光芒為固定的; 因此內側的光芒才會變動並且被觀察做為(實體)嘗試形成收割時其資歷的指標.




發問者: 紅色光芒, ㄧ道強烈的紅色光芒, 是否可以用來做為(實體)此生資歷的索引好比強烈紫羅蘭色光芒(所具備的功用)?




RA: 我是Ra, 這只有部分正確. 對于第四正面密度收割或畢業而言紅色光芒只被視為, ㄧ旦被啟動, ㄧ個所有振動層次的基礎, 振動的總合是紫羅蘭光芒能量.


紫羅蘭光芒是第四正面密度的唯一考量. 在評估第四負面密度的收割時, 紅色還有橙色 黃色光芒的強度都會被相當仔細地觀看因為負面的進展需要大量的精力與這類的能量, 從太陽神經叢中心要打開智能無限大門是極度困難的. 故需要這些條件達成第四負面密度的收割.




發問者: 你是否可能以我們的巴頓將軍為例告訴我 戰爭在他身上的效果以及對于他(靈魂)發展的影響?


[ George Smith, 巴頓將軍(Gen.Patton), AD1885~1945]




RA: 我是Ra, 這將是此次工作的最後一個完整問題. 你所說的喬治(George), 在前幾世的經歷中創造出一個無法抵抗的型態或慣性在你們的空間/時間中. 這個實體的黃色光芒被強烈啟動伴隨著經常發生的綠色光芒開啟以及偶爾發生的藍色光芒開啟. 無論如何, 它不能打破先前敵對本質的創傷經驗所塑造的模子. 這個實體有些朝向正面極化由于它專一地信仰真理與美. 這個實體相當地敏感. 它感到一個大榮譽/責任去保存該實體感覺為真實, 美麗並且需要保衛的東西. 這個實體認知自己為ㄧ個英勇的角色. 它有一些朝負面極化由于欠缺對于它懷抱的綠色光芒 之理解, 拒絕了寬恕原則該原則隱含了普世大愛.


在他這一生的振動總合稍微增加了正面極性 但收割性減少這是由于拒絕了責任之道(the Way of Responsibility); 也就是說, 看到了普世大愛卻依然繼續戰鬥.




發問者: 我們是否有足夠時間讓我詢問這個實體的死亡幾乎就在大戰[1945]結束的同時, 其中原因是否為它便可以立刻再降生好讓它可以完成收割?




RA: 我是Ra, 十分地正確.




發問者: 謝謝你, 那麼我只問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讓這器皿更舒適, 或改善這個通訊?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我們離開你, 我的朋友們, 在太一的愛與光中即一切中的一切. 我在永遠的和平中離開你. 向前去吧,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