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一的法則網站 http://home.free.don-net.com/tloo/


《一的法則》卷二:35.第三十五場集會



分類:一的法則

2007/11/29 22:35


RA, 第三十五場集會


1981 36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 我想說我們認為能夠做這件工作是個很大的殊榮, 我們希望能朝對讀者有價值的方向發問. 我想在這次集會中檢視歷史上不同的知名人物檢視他們的光芒效應將有助于理解幻象催化劑是如何創造靈性成長. 我列了一張人物清單首先從法蘭克林D.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開始, 你可以說些關于該實體的事情嗎?




RA: 我是Ra, 值得注意的是在討論那些廣為人知的實體們 (你們)有可能將這信息視為該實體特有的但事實上經驗的偉大設計對于每一個實體大多是相同的. 心智中有了這個認識後我們願意討論給予個人催化劑之經驗力.


此外關于那些晚近降生的實體們 有許多扭曲的發生 (人們)對于該實體的思想或行為產生誤傳 及 誤解.我們現在開始進行, 談論這個被知曉為法蘭克林的基本參數. 當任何實體降生到第三密度, 每一個能量中心都被賦予勢能但必須由自我使用經驗來啟動它.


法蘭克林發展地相當快速從紅色, 橙色, 黃色, 綠色一路向上發展並且在年幼時期開始工作藍色光芒能量中心, 如你所稱.這快速的成長首先是由于先前啟動各色光芒的成就; 其次, 由于它早期相對舒適與閒暇的經驗; 第三, 由于該實體強烈渴望進步. 這個實體與一個藍色光芒振動比自己還強烈的實體結為伴侶. 于是取得進一步成長的催化劑並且堅持一生.


這個實體在持續綠色光芒活動上有些困難這是由于將過度的能量投入到與其它-自我爭奪權力 而造成扭曲. 肉體載具為此付出了代價, 如你所稱. 肉體載具有一部分無法行動的限制讓這個實體有機會專注于, 容我們說, 權力的理想或普世的層面; 換言之不濫用的權力. 于是最初的敵對行動使得該實體損失了一些正面極性因為過度使用橙色與黃色光芒能量代價是綠色與藍色光芒能量(的減弱), 接著由于加諸由肉體復合體的痛苦限制產生催化的效果使得該實體又重獲極性.


這個實體的本質並不具敵對性但處于衝突的年代*, ()持續地工作綠色光芒與藍色光芒能量. (*譯注:指第二次世界大戰) 法蘭克林的老師在這個時期, 做為一個藍色光芒啟動者, 發揮很大的作用. 不只是為了它的伴侶同時也表達出普世的觀點. 這個實體持續地正面極化具有普世觀, 然而, 較不具普世觀的方面是發展出所謂的業力(karma)型態; 這個業力跟它與伴侶/老師之間不和諧的關系變貌 有關.




發問者: 我想澄清兩件事. 首先, 法蘭克林的老師就是他的妻子?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其次, 法蘭克林自己將物理限制放在他肉體上?




RA: 我是Ra, 這只有部分正確. 在此生中的課程與目標之基本指導方針在降生之前就已經被心//靈復合全體仔細地宣布. 如果法蘭克林能夠避免過度享受或依戀于競爭性, 競爭可以被視為他的職業中固有的特性, 這個實體可以沒有這種限制.無論如何, 在這個編程中服務與成長的渴望是強烈的, 由于愛戀權力的變貌導致(這類的)機會停止時這個實體的限制因素便被啟動.




發問者: 我想要求相同類型的信息關于阿爾道夫.希特勒. 你曾經給一點這方面的信息. 你不需要重述曾經講過的部分. 你可否完成這個信息?




RA: 我是Ra, 說到阿爾道夫我們有些困難由于這個實體生命型態中劇烈的混淆量同時迎接任何討論這個實體的混淆也是大量的.


這裡我們看到一個例子, 嘗試啟動最高的光芒能量卻缺乏綠色光芒的鑰匙, 抵消了自身的極化不管是朝向正面或負面. 這個實體基本上是負面的. 無論如何, 它的混亂是如此之劇以致于人格瓦解, 于是使得心//靈復合體無法被收割並需要許多醫療.這個實體跟隨負面極化的型態暗示著精英與被奴役者, 這點被該實體視為對于社會結構有益的特質. 無論如何, 飄移出有意識的極化進入你所稱的薄暮世界 (a twilight world) 在那裡夢境取代了空間/時間連續體的具體事件.


這個實體嘗試沿著服務自我的途徑服務造物者以到達可收割的程度. 這個嘗試失敗了. 因此我們看到所謂的精神錯亂常常發生在一個嘗試快速極化卻尚未整合其經驗的實體身上.我們已經在先前的通訊中忠告並建議謹慎與耐心 並在此重述一次, 使用這個實體做為例子, 一個過度急躁地開啟極化過程而沒有適當地留心于整合與綜合心//靈復合體的案例.知曉你自己就是將地基建立于堅實的地面上.


 


發問者: 謝謝你. 我相信這是個重要的例子. 我在想是否有任何阿爾道夫的下屬在那個時候能夠極化到負面可收割的性質?




RA: 我是Ra, 我們只能談論兩個負面可收割的實體, 其它實體仍然活在這個物理世界中: 一個是赫曼(Hermann); 另外一個是, 希姆勒(Himmler), 這是該實體喜歡被稱呼的名字.




發問者: 謝謝你. 之前我們討論過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這個相當獨特的個案你使否可能告訴我們為什麼第四密度存有使用亞伯拉罕-林肯的身體, 它的志向是什麼, 以及這個事件發生在我們社會的時間?




RA: 我是Ra, 這是可能的.




發問者: 以你的估計讀者知道這些是否有價值?




RA: 我是Ra, 你必須依據你的辨別來形成你的詢問.




發問者: 好吧在這個案例中我想知道在那個時候, (第四密度存有)使用亞伯拉罕-林肯身體的動機?




RA: 我是Ra, 這將是此次集會的最後一個完整詢問因為我們發現器皿的生命能相當低落.


亞伯拉罕在許多方面有著極度的困難, 並由于肉體心智 以及靈性的痛苦, 對于生命感到厭倦但沒有自我-摧毀的傾向. 在你們的時間, 公元1853, 這個實體在睡夢中被第四密度存有 接觸. 這個存有關切在第四密度進行多年的光明與黑暗力量 的戰鬥.這個實體接受了完成亞伯拉罕業力型態的榮譽/責任, 亞伯拉罕發現這個實體嘗試去做那些亞伯拉罕渴望實踐但感覺無能為力的事情. 于是交換協議達成.


這個實體, 亞伯拉罕, 被帶到一個暫時停止的次元平面直到它肉體載具的中止, 這個過程很像我們Ra安排這個器皿的方式在出神(trance)狀態將器皿的心靈移出, 將器皿的心智與靈性復合體保存在暫時停止的狀態.


當時的地球能量在這個實體看來似乎處于一個關鍵時刻, 因為你所知曉的自由在許多人之中已經被接受為一種可能性. 這個實體看到那些開始自由民主概念的先人們開始的工作, 如你所稱, 有被被刪減或廢除之虞由于逐漸升高的奴役實體之原則運用及信仰. 這個負面的觀念在你們密度是相當嚴重的, 于是這個實體挺身而出投入它看到的光之戰爭, 為了醫療自由概念的裂縫.


這個實體並未因這些活動而獲得或損失業力這是由于它與任何結果的分離(detachment). 它的態度從頭到尾都是服務他人, 特別是對那些受壓迫或 被奴役的實體們. 這個實體的極性有些被減少但情況不嚴重原因是戰爭的創傷造成大量的實體離開物理層面這些實體累積的感覺與思想形態影響了該實體.


容我們問這個信息是否為你所要求的或我們需要供應更進一步的信息?




發問者: 我將在下次的工作期間問任何進一步的問題下次集會應該在四天之後. 我們不希望使器皿過度勞累. 我只問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讓這器皿更舒適, 或改善這個通訊?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我離開你, 我的朋友們,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前去吧,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