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一的法則網站 http://home.free.don-net.com/tloo/


《一的法則》卷二:38.第三十八場集會



分類:一的法則

2007/11/29 22:58

RA, 第三十八場集會

1981 313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 今天走一點回頭路我想知道四十多年前原子能量被帶到這個密度的原因是否跟那些造成馬爾戴克(Maldek)毀滅的實體們有關為了給他們另一個機會和平地使用原子能量而非用在破壞的目的?




RA: 我是Ra, 這是不正確的因為這好比將貨車放在馬匹的前面. 渴望這類的信息吸引這個數據到你們人群中. 並不是因為外在的影響而給予這個數據; 毋寧說是它被你們人群所渴望. 從這一點向前看你的推論是正確的那些實體們確曾渴望有你所提到的第二次機會.




發問者: 實現獲取原子能量信息這個渴望的機制是什麼?




RA: 我是Ra, 以我們對你詢問的理解這個機制是你所稱的靈感.




發問者: 這個靈感是否為一個實體以思想將信息銘印在渴望該信息的人(腦海中)? 這是否形容靈感的機制?




RA: 我是Ra, 靈感的機制關乎一個特別的渴望或意志之機能這個機能可以去知曉或接收特定領域(的知識) 伴隨著開啟及信賴直覺的能力.




發問者: 你能否告訴我ㄧ個完美平衡且無扭曲的實體它的各個光芒, 從紅色到紫羅蘭色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RA: 我是Ra, 我們不能因為每一個平衡都是完美的每一個都是獨特的. 我們並不是有意模糊(焦點).


讓我們舉一個流浪者的例子, (他的)光芒可以被視為極度地均勻分布于紅色, 橙色, 黃色之間. 綠色光芒極度地明亮, 被較黯淡的靛藍色平衡, 在這兩者之間居住著平衡點, 通訊者的藍色光芒閃耀著一般水準以上的力量. 在紫羅蘭色光芒中我們看到這獨特的光譜(spectrograph), 同時純粹的紫羅蘭色光芒圍繞著全體; 依次地, 又被混著紅色與紫羅蘭色光芒所圍繞, 標示出心, , 靈的整合; 依次地, 再被這個實體的真實密度之振動樣式所圍繞著.


以上的敘述可以同時被視為失去平衡 以及 完美的平衡. 對于後者的理解在處理其它-自我事務上極度地有幫助. 感覺阻礙的能力只對于醫者有用.


當檢視顏色的平衡時判斷一小部分是不恰當的. 當然當我們看到許多弱化及受阻礙的能量叢(plexi), 我們可以理解該實體尚未拿起接力棒開始賽跑. 無論如何, 潛能總是在那兒的. 所有完整平衡的光芒都在那兒等待被啟動.


或許另外一種談論你的詢問方式如是 : 在完整賦能的實體中一個光芒鑲在(mount)另一個光芒之上兩者有著同等的振動光輝以及 閃爍的光澤 直到週圍的顏色成為白色. 這狀態你可以稱為第三密度的賦能平衡.




發問者: 一個第三密度星球是否有可能形成一個在第三密度中運作的社會記憶復合體?




RA: 我是Ra, 只有在該密度的末期或第七部分才有可能當實體們和諧地準備迎接畢業典禮的時候.




發問者: 你可否給我具有這種特質的星球範例, 包括第三密度服務他人型態以及第三密度服務自我型態?




RA: 我是Ra, 就我們所覺察的範圍內沒有負面導向的第三密度社會記憶復合體. 正面導向的第三密度社會記憶復合體不是沒聽過但相當罕見. 無論如何, 天狼星(Sirius)是個例子該星球的實體曾經兩次造訪地球. 這個實體屬于第三密度末期並且是第三密度社會記憶復合體的一部分. 這故事在先前的資料曾被談論到.




發問者: 我在想那個來自天狼星的特別社會記憶復合體是否從樹木演化而來?




RA: 我是Ra, 這幾乎是正確的. 那些第二密度植物形態在以天狗(Dog)為名的行星上畢業進入第三密度如你所知它們長得像樹木.




發問者: 我也在想, 就我知道的植物它們是不可能有好戰的行動, 當它們從第二密度移動到第三密度並未攜帶著帶有爭鬥的種族記憶這難道不是它們的優勢可以以此發展出更和諧的社會並加速其演化?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無論如何, 要成為和諧並適當地極化那麼它們需要探究所有種類的活動, 特別是好戰性.




發問者: 那麼, 我假設他們對好戰性的探究主要方式如同他們從Hixson的記憶取出來觀察而非在他們之中進行戰爭?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繼承這種天性的實體會發現它幾乎不可能去戰鬥. 確實, 研讀各種運動是他們冥想的形式由于他們平常的(靜態)活動處于你們所稱的冥想狀態因此必須被平衡; 正如你們實體需要恆常的冥想時刻好平衡你們的(動態)活動.




發問者: 我相信這是重要的一點讓我們了解到冥想的平衡層面因為我們有個正好(與我們)相反的演化型態. 根據查理(Charlie Hixson)所述這些實體不需要移動雙腳即可移動自如. 我假設他們使用的原則有些類似你們水晶鐘型載具移動的原則, 這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這有部分是不正確的.




發問者: 我假設他們移動的方法並不是像我們採用機械槓桿原理, 而是心智直接與行星的磁性作用連接, 這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這大半是正確的. 這是一種電磁現象由思想發出弱電子脈衝來控制.




發問者: 他們的載具是否在當時可以讓我們星球上任何一個人看見? 它的材質屬于第三密度就好必這張椅子?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因為這個器皿在這個空間/時間的生命能低落請在我們結束之前問最後一個完整的問題.




發問者: 你可否給我一些觀念關于第四密度負面或服務自我的行星 上頭是怎樣的狀態?




RA: 我是Ra, 畢業到第四負面密度的達成條件是那些存有有意識地透過紅色, 橙色, 與黃色光芒能量接觸智能無限. 因此, 第四負面密度的星球狀態包括恆常的排列與重新排列實體們努力在聯合能量中形成主宰的型態.


早期第四(負面)密度充滿了密集的鬥爭. 當權威次序確立後所有實體都持續地戰鬥直到每一個實體都確信自己在權力架構中處于適當位置, 社會記憶復合體于焉開始. 第四密度效應的心電感應以及 思想的透明度都被嘗試用來服務權力架構的頂峰


這一點, 如你所見, 對于第四負面密度實體的進一步極化有相當的破壞力, 因為進一步的負面極化只能透過集體的努力達成. 因此第四(負面)密度實體設法聯合起來, 然後透過如獵戶十字軍提供的自我服務來極化.


你可以在下一次集會的工作期詢問更特定的問題. 在我們離開這個器皿之前是否有任何簡短的詢問?




發問者: 我只問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讓這器皿更舒適, 或改善這個通訊?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向前去吧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