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的本質



Copyright c 2003 L/L Research



週日冥想



1986年十一月30


小組問題: 關於收割的本質, 是否肉身會死亡, 以及穿越收割的實體型態, 流浪者對於收割的效應., 等等.


(Carla 傳訊)


我是Q’uo,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感到榮幸與蒙福能夠在今晚分享你們冥想的振動. 我們向你們致意並祝福每一位, 特別是那些從遠方跑來聽我們卑微話語的人們.


你們詢問關於收割的主題, 首先我們懇求你們掌握一個事實, 即我們並非毫無錯誤, 我們跟你們一樣, 尋求一條途徑帶我們進入奧秘中.


如同你們伸出援手給那些請求教導的人們, 我們同樣帶著我們的經驗與思維來到你們這裡, 然而我們不要成為你眼前的絆腳石, 我們請求你們使用所有的辨別力傾聽我們的話語. 接受那些對你有用的概念, 毫不猶豫地放下沒有用的部分.


你們今晚選擇了一個龐大的主題, 因為收割不只是一個主題, 而是兩個. 所以我們將分別討論物理變化的概念, 接著是形而上的收割概念.


你們居住在化學元素的幻象中, 你們很喜歡自己的化學排列, 感到十分依賴它們, 處在這個幻象中, 這念頭是應該的. 然而當你擔心收割時 你的肉體會發生什麼狀況, 你正在混淆你自己.


我們隸屬於服務無限造物者的星球聯邦, 我們關切的是你靈魂的收割, 也就是說, 你的心智、身體、與靈性位於最統合與真實的形態, 你們稱之為靈性或靈魂.


你們的物理地球在此時已經移動進入第四密度的振動空間, 你們的地球正經歷一些困難, 這是由於(人群)緊張與壓力的思想植入全球心智. 可能會有一些地理結構的破裂, 以及氣象上的混亂現象, 甚至超過你們目前不舒適的狀態.


這些是變動的能量網絡的力學顯化, 與你們靈魂的收割時間並無顯著關係.


第三密度的化學身體可以存在並經驗第四密度空間/時間一段時間, 所以你們的肉體將不會瞬間就被移除, 因為收割是一個過程而非一個事件.


先排除你們人群敵對行為的後果 [它的確可以摧毀你們地球上大多數人的身體], 你的肉身以及你們的小孩的肉身都將移動到自然的終點. 雖然你們將持續看見肉身接觸精細振動遭遇的困難, 真光正越來越頻繁地衝擊你, 縱使你們第三密度的雙眼無法看見, 有時候它帶來的生命能量對於你的部分肉體以及週遭人確實是太多了.


我們現在移動到收割的中心議題, 我們感覺在這點上可以服務那些傾聽我們話語的人們.


我的朋友, 你如何準備存在? 存有需要什麼準備?


或許你可以看到不可能做任何準備, 因為你是處於所有時間的存有(生命).


我們在此並不激勵你成為什麼, 而是嚴肅地看待你自己為存有, 好讓你越來越意識到你基本振動型態的價值, 因為是你的意識將被收割 (而非其他部分).


這個意識努力學習, 接著結出那崇敬與服務的果實, 將它給予造物主以及一切萬有之中的造物者面容.


瞬間收割的概念並沒有什麼幫助, 我們不鼓勵每一位讀者將收割想成一個事件.


你們是多麼渴望知道你何時準備好了, 然而我們對你說, 在此刻 你必須準備好. 如果你現在還沒準備好, 你現在就必須工作(自己), 祈禱、冥想、臣服, 接著請求成為太一起初思維, 造物主, 的愛與光之管道.


讓我們以稍微不同的方式看待這件事. 你們每個人在工作或社交生活之際, 都會走過一些街道, 進入一些建築物, 遇見這個人或那個人, 有些人希望從你身上得到一些東西, 有些人想躲你, 有些人可能忽略你. 你事先並不知道你將遇見誰, 也不知道對方對你有什麼期望. 然而那個人可能極度渴望愛, 不是那種握握手與摸摸頭的愛, 而是全然接受的悲憫之愛, 沒有評判的愛, 這樣的愛流經你, 而非出自於你.


你可能只有一瞬間成為無限造物者之愛的管道, 將的面孔展現給這位實體.


一瞬間, 再無更多時間. 那時, 你將成為愛的管道嗎? 我們知道你希望如此.


然而, 如果在某個片刻, 你不是愛的管道, 我們請求你進入理性與心輪之中, 找出那些阻止你成為這個管道的東西, 接著盡你所能的將你的意識帶到愛的意識當中. 你們不知道你的收割何時到來, 然而我們曾經說過並敦促你了解這些日子的確是你們第三密度的最後時期.


你是否急切地嚮往第四密度, 你是否想要畢業?


如果是的話, 放下你對未來的焦慮與負擔, 一個可能永遠不會發生的未來.


毋寧凝視你的存有, 好讓你現在就可以傳導愛, 如果你在此刻沒有準備好收割, 或許下一刻就太晚了.


這個照字面解讀的器皿開始用她分析的頭腦思考我們可能在暗示現在就是收割期. 不! 我的朋友, 不是下週二, 也不是下個月或明年. 我們無法向你建議一個明確的日子. 我們只想要訓練你的心智, 讓它集中焦點在目標上, 敦促你的雙腳強壯起來, 跑完全程; 敦促你實現你目前的努力, 不是為了別人, 而是為了你自己. 因為你無法收割他人, 你只能收割自己.


由於延遲的時機以及接近你們所謂最後一日的午夜, 有許多較高次元的實體投胎到你們當中 試圖協助你們, 也就是你們所稱的流浪者.


有許多悲痛存在於你們人群中, 也包括流浪者.


因為許多人拿取收割的概念, 卻一次又一次地轉向幻象以表達他們對愛的渴望.


然而, 一個人不能將兩個桃子配對 然後產出橘子.


同樣地, 一個人不能改善外在的東西, 然後接收內在的祝福.


那些使你感覺舒適與滿足的東西, 那些你過度珍愛與珍惜的東西可能使你注意力動搖, 中傷與減損你的存有.


那麼, 嘗試將你的能量、渴望與尋求聚焦在永恆的事物上, 在那些無限的價值上, 直到你是如此充滿對造物者的讚美與崇敬, 於是你確實是愛的通道.


最好不要對你的意識或創造那意識的造物者失去熱情.


難道你不愛你的父母, 難道你不感激他們給予你去經驗(世界)的機會?


那麼, 思考一下, 知識、領悟與理解的價值, 如果它們的終點不是鍾愛太一無限造物者, 又有何價值? 於是在感激之中, 你渴望是造物主表達愛的雙手, 以及 造物主述說喜悅的嘴唇.


準備好現在即可死去, 現在就準備好收割.


那麼你可以自由地為造物者而活, 不管你的肉體載具可以呼吸多久 你都在祂的服務之中; 你的肉體愛你, 將它自己給予你自由使用, 愛護你的肉身, 讓它協助你, 但不要成為它的奴隸.


規律與信實地進入冥想, 絕不要譴責自己缺乏這方面的技巧, 因為從深遂心智的觀點看, 即使一瞬間與無限太一同在至聖所中即是所有時間與所有空間.


冥想時間的長短不是關鍵, 而是渴望尋求愛的面容的強度將牽引你進入對太一起初思維的更深沉、更清晰的感知.


沿路上你有同伴, 那些一起尋求的人們可以彼此幫忙, 彼此勸告, 忠告、鼓勵與讚美對方. 置於一切之上的是, 我的朋友, 彼此相愛, 因為唯有你愛其他人, 你才感覺到愛; 唯有你真正地愛自己, 你才感覺到愛. 你不是因為自己或別人的外觀而去愛, 而是為了你與他人都具有的本質性, 那原本就完美、完整、毫無瑕疵的本質. 造物者接受你, 因為你即是造物者.


我的朋友, 你們每一位都在意識中負載造物. 你的振動樣式是獨特的, 它是造物者面容的一個獨特全像代表. 那張面孔會有多扭曲? 你的感知、存有、意識又是多接近愛?


在你們稱為聖經中有一個寓言故事, 一些未婚女子正等待新郎到來, 她們留心觀察, 祈禱與整理油燈. 有些女子認為在午夜鐘聲之前還有些時間休息, 然而午夜到來之時, 那油燈, 光—愛, 卻尚未點燃.


在下個午夜到來之前, 可能是漫長的一日, 然而多花一點時間研讀並不可恥.


現在是你的收割時分, 現在是你應當準備好的時機.


當你準備好, 你將是自由的, 在服務太一無限造物者中真正地自由, 如同我們一樣. 慶祝你的意識, 在一切好的事情中肯定它, 如果你覺得它有什麼差錯, 修正它. 但不要為了未來而準備, 而是為了新郎就在這一分鐘、這一小時、今晚敲門而準備.


我們十分享受與你講述這個主題, 並且很樂意繼續講下去, 然而我們感覺這個團體內還有其他問題, 故在此時轉移通訊, 好讓我們可以透過Jim說話. 我們感謝這個器皿的服務, 我們是Q’uo群體, 我們在此時轉移.


(Jim 傳訊)


我是Q’uo, 我在愛與光中透過這個器皿再次向你們致意.


此時是否有任何詢問?


H: 是也, 我有一個問題. 到了第三密度的盡頭, 那些還沒準備好被收割進入第四密度的實體們會怎麼樣?


我是Q’uo, 關於這些實體, 他們有無限多的時間可以利用以演進到第四密度. 他們將找到另一個剛開始第三密度進化週期的星球, 接著在該球體上移動與生活.


我是Q’uo,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兄弟?


H: 現在沒問題了.


發問者: Q’uo, 當這些實體遷移到另一個行星上, 他們是否會感覺他們仍在所謂的地球上, 感覺他們還停留在他們熟悉的同樣一顆星球上?


我是Q’uo, 我們可以分兩方面回應你的詢問.


首先, 第三密度星球提供的課程永遠都是一樣的: 學習無條件地給予並接受愛.


因此, 當這些實體以肉身生活在該星球的期間, 這些課程促使他們想起過去的(模糊)回憶以及一種熟悉的感覺.


其次, 在內在王國中, 也就是中陰身, 這些實體將覺察到他們現在居住的行星是獨特的, 並且提供新的環境讓他們嘗試愛的功課.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姊妹?


發問者: 謝謝你.


發問者: 我想問關於”星星小孩”的問題, 他們跟流浪者是否不同?


我是Q’uo, 我們以為這些實體天生具有更深入的資源可以呼求以支持此次的降生, 容我們這麼說.


稱呼這些實體為流浪者可能不恰當, 因為他們第四密度的家鄉就是這個星球, 你們的地球.


無論無何, 他們進入這個地球影響圈稍微早了些, 提早進入是個榮耀, 目的是協助那些尚未能夠無條件給予愛、接受愛的人們. 容我們說, 你們星球逐漸迫近收割期, 這段經驗是如此地強烈與緊張, 以致於這些實體不只可以協助其他第三密度實體, 同時還可以大幅度加速他們自己進入愛的密度之步伐, 並且完善那份愛.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姊妹?


發問者: 不了, 非常謝謝你.


我是Q’uo, 我們謝謝你, 我的姊妹. 是否有其他的詢問?


Carla: 我今晚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我覺得很有趣, 但真的不知道答案我猜有兩種可能. 首先,你是Q’uo的一個代表, 擁有所有可得的群體意識之資訊; 或者你是不具人格的原則, 在服務地球的過程中 代表這個群體意識的最佳部分?


我是Q’uo, 我是一個更大族群的一個個體化部份, 我們以統合的方式尋求


你們可以理解為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 因此我們兩個稱謂是可以互換的, 每個稱謂都描述我們承擔的特質.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姊妹?


Carla: 不了, 你答得很好. 我了解你說的, 我很高興有一個個體化的人代表社會記憶複合體, 因為我從你那兒感到大量的愛, 我想要迴向給你, 尋求者對尋求者, 非常謝謝你.


我是Q’uo, 我們謝謝你, 我的姐妹. 是否有其他的詢問?


H: 假設第三密度還有一年就終結, 如果我現在肉身死亡 卻還沒有畢業資格, 我是否會重新投胎, 只為了短短幾個月的學習?


我是Q’uo, 我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兄弟. 我們以為那是可能的, 如同其他許多不同性質的機會. 我們建議一個人無須過於憂慮一個週期結束的細節, 因為所有經驗的運動都藉由太一造物者的愛變得可能與高貴.


在你們的幻象中, 許多事物都被隱藏, 然而如果一個人可以記得並且信任一切都是好的, 因為的確, 一切萬物都是一體的; 那麼 這樣一個人可以至為容易地在和諧中移動, 穿越所有的週期, 在每一刻發現機會知曉太一造物者.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兄弟?


H: 沒有更多問題, 謝謝你.


我是Q’uo, 我們謝謝你, 我的兄弟. 是否有其他的詢問?


Carla: , 你剛才說到服務他人, 以及這點對他人的重要性, 只有一瞬間對他人展現愛. 但是有很多時候, 人們根本不會回應任何種類的愛. 你絕對無法控制某個人是否準備好看見愛. 你知道, 出色地表達愛 然後別人也同時看見愛, 這樣的情況真的很罕見. 這要不要緊? 我的意思是當你談到結出果實, 我對著自己想這蠻棘手的”. 你可否評論這番話?


我是Q’uo, 容我們建議, 我的姐妹, 你無法知道任何從意圖誕生的果實. 對於你自己的進化過程有重要影響的是你的意圖, 它引發任何思想、話語、或行為.


那麼, 將麵包丟到水面上, 不管是否有任何回饋, 這個思維是最重要的.


因為在你的幻象中, 你才開始去看, 許多部分是神祕的.


受到意志驅動的信心是一個人可以呼喚的最真實指引, 所有服務與分享的意圖啟動行動與言語, 都因無條件的愛而變得高貴.


這點不會被任何東西改變, 不管別人怎麼看待這個思維、言語或行動.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姐妹?


Carla: 不了, Q’uo, 十分感謝妳.


發問者: Q’uo, 在知曉我們都是一體的過程中, 看起來, 難道這不加諸給我們一個難以承擔的負荷, 要我們得非常積極? – 我很難清楚說出我的想法, 因為它是如此不尋常. 接受一切萬有為太一, 我們可以如何協助一切為太一? 我們如何將愛帶給全體?


我是Q’uo, 我的姐妹, 既然一切都確實是太一無限造物者的部份 都與那造物者一起和諧移動, 那麼 不管這和諧的運動型態是否有意識地被認出, 一個人可以對這生命樣式有信心, 生命將帶給一個人機會去服務週遭的一切, 並在每一刻以最恰當的方式分享愛.


因此, 我的姐妹, 無須將視線超越此時此刻, 接著驚奇一個人怎麼可能在一生中有所服務並放射愛; 你可以認出此刻的愛, 只要你在每一刻渴望尋求真理, 並持續在遇到的每張臉龐上發現造物者的面容, 的確, 也在你的臉龐之中 以及環境的每個部份之中.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姐妹?


發問者: 謝謝你, 我謝謝你回答了這個問題. 在我看來, 地球上的苦難多過我所能處理的限度, 因為我似乎什麼事也做不了. 我想或許你能給我一點線索去思考這些事情.


我是Q’uo, 我的姐妹, 我們希望在這個方向已經給予一些小小的服務.


我們認知當任何真理尋求者注視這個幻像時遇見的困難. 你們的世界有許多的憂傷與苦難似乎沒有正當的理由, 甚至有更多表面上無解的悲劇. 我們只能建議每一位嘗試去超越任何情況的表相, 看見所有實體與事件的核心—即太一造物者以另一種看似無法理解的方式去知曉自己; 然而在這樣的奧秘中躺臥著無限的愛的潛能, 等待被發現. 確實, 沒有一件東西不是由這個元素構成的.


此時是否有其他詢問?


發問者: 當我們進入第四密度身體, 遺忘的罩紗是否就不存在了? 我們是否可以向後觀看, 看見更多我們來自的地方, 甚至也可以向前觀看?


我是Q’uo, 的確, 這種遠視(far-seeing)的能力將得到大幅度的增進, 加上遺忘的罩紗產生更大的裂縫後, 允許意識移動穿越這道裂縫, 於是一個實體有意識的努力可以繼續分解那些表面上分離彼此, 分離自我與造物者的東西; 結果一切開始被置入一個更為統合的眼界.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姐妹?


發問者: 不了, 謝謝你. 但我想說我真的欣賞你的答案與愛, 非常感謝你.


我是Q’uo, 我們感謝妳, 我的姐妹.


在我們離開這個團體之前, 是否有最後的詢問?


Carla: 我真的很粗魯, 前來問最後一個問題, 我感覺自己是宴會中拿走最後一塊蛋糕的那個人. 但我真的很想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們剛才談到身體, 我之前想過這個主題, 但忘記問了.


我注意到我們正發現許多次原子粒子, 好比夸克(quarks), 沒有人真正知道該拿它們怎麼辦, 物理界中有各種急躁的想法亂竄. 我知道光子(photon)是比夸克還微小的粒子, 我不禁要想在第四密度, 有可能一個肉體不是由原子、分子、無機混合物組成; 而是由次原子粒子組成. 有沒有可能磁場之間可以互相滲透是因為次原子很小可以穿透第三密度磁場中的巨大洞穴, 從較高密度的觀點而論?


我是Q’uo, 我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姐妹, 我們發現在這個詢問中, 你已經不只進入形而上的領域, 還包括造物的物理學. 我們有些困難找到適當的辭彙, 透過這個器皿回應你的詢問. 我們發現在這個敏銳的詢問之中, 你已經開始更完整地掌握第四密度身體之建構本質.


光子, 光的可描述部分, 構成造物的每一部份. 它在第四密度中開始登上更快的旋轉與更高的頻率, 相對於第三密度的經驗而言.


加速的振動, 屬於次原子或光子, 允許粒子群的互相滲透.


於是一個由次原子組成的載具可以表達更多光的屬性.


以你們的說法, 你們會看見這個載具更加地閃耀, 並且在清醒的意圖下, 更能夠以特定的方式傳導太一造物者的智能能量.


我們是否需要以更具體的方式回答, 我的姐妹?


Carla: 不了, 我不要使這個器皿過度勞累. 看見我在正確的軌道上對我真的很有幫助.. 我知道我代表大家說話, 十分感謝你的光臨.


我是Q’uo, 我們感謝你, 我的姐妹. 我們很感謝在場的每一位, 在這個傍晚邀情我們出席. 能夠將我們的振動與你們的調和是一個偉大的榮耀.


我們再次謙卑地提醒各位, 我們只是你們的兄弟姐妹, 與你走在同一條路上. 撿取你覺得有價值的部份, 放下那些沒有價值的部份, 因為我們不想在你的道途上放任何的絆腳石. 我們在此時離開這個器皿...


[錄音帶到此結束]




 


 



(V) 2007, translated & digested by c.T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