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和平勇士


採訪者: 賽門.杭特(Simon Hunt), 受訪者: 丹.米爾曼


文章出處: www.spiritual-endeavors.org




譯者的話



翻開

愛與光圖書館選集前四冊, 資料來源的不是外星高靈訊息(當然, 這是L/L研究中心的本行!), 就是已作古的偉人 , 這回來個鮮活的, 讓我們來看看一位有血有肉(笑)的暢銷書作者要對我們傳達的訊息! EnJoy the reading!

(為節省篇幅, 以下以S代表Simon Hunt, D代表丹.米爾曼--Dan Millman)



***


S: , 你最為人知曉的是你的暢銷書. 你的第一本書, 和平勇士之道(本地譯為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曾被數百萬人閱讀過, 翻譯成12種語言, 並且有一部同名的電影正在開拍. 但體育是你的初戀, 顯然地, 它仍然是你心所愛的. 你目前位於拉斯維加斯(Las Vegas)正為世界特技學會募款. 讓我們就從這裡開始.


D: 好的, 我即將造訪世界特技學會, 他們在那兒舉辦一個主要的活動. 我將在會場演說主宰生命靈性法則的議題. 然後我將為這些有天賦的孩子們募款.


S: 你在史丹佛大學有個美好的教導體操與教練的工作, 你卻在四年間到各地產出世界級選手. 你將所有心力放到工作中, 卻沒有停下來收成, 為什麼?


D: 當我領悟到我欽佩其他隊伍的程度跟我自己的隊伍相同時, 我就停止教練的工作了. 我並不在乎誰贏, 我關心是否每個人都盡最佳努力玩一場好遊戲.


在我的觀點, 沒有人輸, 因為每當你在玩的時候, 你正學習到某個關於你自己的東西. 我對待競爭陣營的選手如同潛在的老師, 而非敵人.


所以, 我決定這工作不再適合我.


S: 我理解你在那時使用某些非比尋常的技巧; 現在是平常的東西, 但當時是沒聽過的方式.


D: 是的, 其他教練以前習慣嘲弄我, 因為他們覺得我是某種怪胎. 他們會說我聽說你曾經要你的選手在競賽前冥想?” 我會說當然不! 我要他們在競賽的過程中冥想.”



S: 從一個運動員與學院教練開始, 你如何進入寫作行業, 撰寫和平勇士之道之類的書?


D: 我的寫作生涯開始於為一家體操雜誌撰寫訓練的自然法則之系列文章. 隨後, 這些原則擴展到更廣的訓練領域, 好比跳舞、武術、與音樂.


在這段時間, 我寫了一本名為內在運動員的書, 主旨是如何成為一個自然的運動員, 以及訓練的潛能與更大的成功希望.


寫完這本書之後, 我工作的範疇擴展到日常生活, 我繼續寫出和平勇士之道與隨後的書籍.


S: 我了解這件事並不如一些人想得那麼重要, 為了正式紀錄之故, 蘇格拉底是真實或虛構的人物?


D: 蘇格拉底是以一個真實的老人為基礎, 我在加州柏克萊一間老加油站遇見他, 時間是清晨三點, 一個滿天星辰的夜晚.


S: 他真的能夠跳到屋頂..等等?


D: 不能, 他也沒有捉住我的頭 接著把我送上內在旅程, 或使我忘記喬依(Joy)許多年, 或在群山中的一個洞穴裡把我的頭骨敲碎”.



蘇格拉底

成為我許多老師的發言人, 同時包括外在與內在的老師.

S: 這本書到底有多少是真實的?


D: 除了我剛才提到的那些項目, 本書大部分是事實. 我的確去過柏克萊, 我曾是世界彈跳冠軍與體操選手. 我的確在一次機車事故中造成右大腿骨碎裂, 然後復原回到我的團隊, 最後贏得大學聯隊(NCAA)體操冠軍.


我的確到世界各地旅行, 研習各種武術與靈性傳統. 我與琳達(Linda)結婚並且有一個女兒, 荷莉(Holly).


我的確有過一次[你可能稱為]”小我死亡”的經驗, 與持續浮現的強有力的洞見.


S: 如我先前所說, 我知道該問題不重要, 但有些人將會非常失望.


D: 有些人知道這本書不全部為事實, 感到十分失望, 因為相較於俗世的生活,


他們強烈地希望世界中的”魔法”. 我的意圖並非創造幻象, 而是指出日常生活的非凡事件, 就是現在.


讓我們將頭頂在雲中, 但雙腳踏在地面上. 為什麼要關心出體(out of the body)旅行, 甚至在我們還沒真正進入這個身體之前?


讓我們不要沉醉於”瀕死”經驗, 以致於我們疏於注意此刻即是一個瀕死經驗.


我們有些人想要知道所有過去世與未來世的事情, 他們尚未真正關注這一世.


S: 我理解. 我們靈性進取(Spiritual Endeavors)網站也有同樣的功課. 理想上, 我們樂於免費給予每個東西. 但漫步在雲端的哲學無法使靈性進取機構存活, 除非帳單都付完了, 我們無法繼續利益他人. 我想像你在這兩方面都如此成功, 你一定在金錢與靈性部門裡頭花了好一番功夫?


D: 有些人對於金錢有負面、不實際或太理想的觀點. 特別是他們看到靈性教導與金錢關聯的時候, 我們大眾心理對靈性的第一印象是印度苦行者或隱士, 除了一塊腰布, 什麼也沒有; 或是托缽的佛教僧侶.


還記得美好生活(It's a Wonderful Life)這部片嗎? “有錢人”已經成為一個污辱人的名詞. 金錢既不是我的上帝也不是我的惡魔, 它是一種能量, 傾向使我們更多地成為我們早已是的本質, 不管是貪婪或愛心.


如果一個人獨自生活, 他可以無須太多錢生活; 如果一個人需要養家, 像我這樣, 並且希望孩子們上最好的學校, 家人都過得舒適, 那麼這個人需要工作.


我靠寫作與演講維生, 我索取相當的費用 給出所有我能給予的東西. 這就是我的方式.


S: 靈性進取機構的每一天, 我們都更清楚地理解這一點. 讓我暫時扮演一下惡魔的代言人, 有些外面的人會說, 你有這些人們應該知道的資訊, 你將該免費給出去, 而非販賣它.”


D: 任何不同意的人歡迎表達他們的觀點, 畢竟, 如果我們全都在所有事情上意見一致, 只有一個人是必須的..


S: 說得好.


D: .. 歡迎人們表達同意或不贊成的意見,或批評我. 沒有人是不能批評的. 我部要求人們相信或信賴我. 我鼓勵他們信賴自己. 測試我們讀到或聽到的東西是重要的, 看看它們是否適用於我們自己的生命經驗.


S: 這是多麼重要啊! 這很可能是我們靈性進取機構最努力嘗試傳達的一個觀點. 有許多新時代信徒大口吞下最新的哲學, 而從未好好咀嚼一番. 真正的靈性知識是永恆的, 並且經得起所有時代的鑑別. 你對於你的書籍被歸類到新時代(New Age)有何感覺?


D: 我真的搞不大清楚新時代是什麼. 首先, 它不真的是新的; 大多數的薩滿、正向思考、亞特蘭提斯醫療、玄祕學、外星人、下意識、肯定用語等等 都有其古老的根源. 其次, “新時代”(思想)跟勇士傳統有別, 因為新時代沒有陰影, 它是攻擊性的和平主義, 理想主義而非實際主義, 過於充滿希望到了否認的地步.


不管怎樣, 我現在五十歲了, 我已經要求許多書店將我的書籍移出新時代的書區, 把它們放到”中世紀*”的書區.


(譯註: 在英文中, 它也有中年人的意思~~)


S: , 這是個令人愉快的訪談. 或許我最好為你的讀者群問一些問題. 有些讀者認為透過你與蘇格拉底的經驗, 你已經開悟了, 你如何回應?


D: 我們都曾閱讀過那些理想化的人物, 他們已經抵達永久開悟境界”. 我對此有一點懷疑. 如果生命是一系列的片刻, 我們每個人都有開悟的時刻, 以及沉睡、無知的時刻.


有些時候, 我是一個有亮光的傢伙, 有些時候 我的行動像個蠢蛋. 我確實擁有比過去更多的好時光. 一個觀察我生命的人會發現它相當有憐憫心、平衡感、奉獻, 運作正常, 利益他人; 而在其他時刻則比較看不出來. 這樣的觀察似乎比談論開悟更實際些. 雖然談開悟可能很迷人, 對我而言, 開悟比較不像打開一盞電燈, 比較像逐漸像是一個旋鈕, 將黯淡的環境漸漸變亮.


就某個觀點, 只要我們留心更大的圖像, 隨著時間流動, 我們全都越來越”開悟”.


S: 你相信上帝?


D: 我最喜歡的一個諺語是上帝, 然後是沒有專心.”


對我而言, 這跟我相信或不相信什麼一點關係也沒有.


任何人注視深邃的海洋, 或抬頭看著滿天繁星, 或真正地注視一朵花或一棵樹等等, 他也以某種方式凝視上帝之心. 至少, 我是這麼看的.


但如果你的意思為我是否同意或聲明歸順這一本或那一本神聖典籍, 那麼 我的答案同時包括 “是 與 非”. 一條山路是我的教堂, 都市的街道也是我的教堂.


教堂無所不在 因為聖靈無所不在.


S: 聖靈無所不在, 在許多方面, 網際空間也是如此. 你維持你自己的網域與網站. 你是否發現網際網路(Internet)是一個有用的工具, 伸展你的個人發展(Personal Development)的聽眾?


D: 我對於網際網路幾乎有種宗教式狂熱但並不是針對科技本身; 對我而言, 網際網路是地球媽媽的神經系統, 我看到的是一個鮮活的生物正在連結其系統.


事實上, 除了看我寫的書之外, 要得到關於我的工作之資訊的唯一方式是檢查我的網站*. (*譯註: http://www.danmillman.com )


我鼓勵所有朋友都上網, 節省紙張, 增加通訊與彼此的聯繫. 對我而言, 我們正處在量子躍進的進化過程中, 我們不可能預測在未來 它將意味著什麼.


S: 您目前有哪些工作計畫?


D: 我的下一本書, “每日開悟: 通往靈性成長十二扇大門”, 即將由華納書商(Warner Books)出版, 預計在19984月出現在各個書店. 我還在工作許多故事, 包括一個特別的聖誕節故事, 一本範圍廣闊的小說, 以及一本關於原則、引用與故事的書.


S: 二月的時候, 你要不要參加我們的周二集會, 來場客座演講?


D: 我很樂意.. , 我要到週四才有空去你們那兒, 或許 下一次?


S: , 算你一份. 你真的非常優雅大方. 最後, 有沒有什麼你想添加的東西?


D: 當然! 這是我仍在寫作的原因. 當我沒有任何要添加的東西, 我就停下來.


讓我以這段話總結: 有些人為這個或那個問題求助—可能是人際關係, 或健康、財務問題, 或困難的抉擇. 我最後總是說同樣的事: 信賴你生命的過程.


如同我的一本書“你生下來要過的生活”(The Life You Were Born To Live)指出, 從某個觀點 我們的一生或許是注定的, 然而 我們也有自由意志去做選擇 去塑造我們的生活. 沒有終極的對或錯, 但有後果. 責任意味著承認我們對自己與他人行動的後果. 信心是一種勇氣 去行動與生活彷彿我們 ”不可能做錯誤決定”.


換句話說, 我們做自己的選擇與生活, 彷彿這些就是最佳的選擇.


我們選擇的某個途徑可能後來變得困難, 但不意味它是錯的選擇. 讓我們對待困難如同靈性的舉重練習. 我們在此生所有能做的就是處理我們眼前的事物, 接納我們自己與他人. 我們可以對自己溫柔與慈愛, 同時呼喚出我們內在最佳的東西. 這其中有矛盾; 有幽默; 有日常生活的途徑, 此即和平勇士之道.


S: 謝謝你, .



(V)2008 Digested & translated by c.T.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