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者與神秘家



Copyright c 2005 L/L Research







特別冥想



1990年六月20



小組問題

: 這個下午的問題是追隨殉道者途徑與追隨神秘家途徑有何不同? 又有何相似之處?

(Carla 傳訊)


我屬於Q’uo原則.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很感激有機會對你們說話, 這是一個特許與榮耀.


我們至為謙卑地感謝你們每一位.



我們

總是與你們同在, 你絕不是孤單的. 有時候在你所享受的幻象當中, 眾多的刺激是如此難以抵擋, 以致於感官被關閉, 一個人不再覺察, 或對刺激物有任何反應. 但這不影響我們對於該尋求靈魂的信心, 這只是面對幻象時的徵兆, 你選擇了一個困難的生活方式, 但希望在服務他人方面 有個豐收的成果.

因此, 憑藉信心, 我們對你內在的神秘家說話, 雖然你無法感覺到它, 但援助將近, 同時造物主靠近你的程度比你自己的呼吸還要近.


殉道者(martyrs)與神秘家(mystics)經常是相同與一體的.


一個實體在肉體感官之外, 有能力使用抽象與肉體之外的概念, 即是一位神秘家, 他在這幻象中看見理想.


通常是這些神秘家做出英雄的姿態與行動, 因為堅持他們的理想, 最終被其他實體所殺害. 因此, 這兩個字眼經常被混雜在一塊兒. 無論如何, 這絕不意味著所有神秘靈感的實體都是殉道者, 或 所有殉道者都是神秘家.



神秘家

這個名稱不只代表一件事, 它意味著許多事情, 也就是說, 它代表一個人選擇不照字面去詮釋生命, 而這個人可以選擇任何非逐字解釋的方式.

是故, 沒有兩個神秘家的途徑是相同的, 因為神聖的金色光輝以這種方式照耀在一個人身上, 又以另一種方式照在另一個人身上.


神秘主義並無固定的樣式, 它毋寧是一個成長或進化的過程, 可以被尋求者選擇做為最舒服或最有效率的方式, 透過不舒適的東西(之磨練), 在第三密度幻象中活出最有覺知與加速的靈性進化生活.


神秘家是一個會說這種話的人: “我不需要一個客觀的參考物以相信某個東西在那兒.” 因此, 某些神秘家終其一生都沒有離開那些其他神秘家會稱為十足迷信的東西. 有多少的實體, 就有多少種非-字面(non-literal)看待這世界的方式.


所以將神秘家視為一個形容詞,神秘的(mystical), 是一個更好的理解方式, 這意味非-字面的, 或從科學與哲學推論過程中解放.


所以, 成為一個神秘家從每個人的本質中帶出不同的觀點, 藉由天賦或選擇, 神秘地活出生命.


與其他人相比[科學家、道德家等等], 神秘家並不特別容易成為殉道者.


神秘家單純地相信他看不見的東西, 並且對於現今科學儀器量測不到的東西仍具有信心. 他不代表一個教條, 也不代表一個議程. 每一個獨特的實體選擇她獨特的個人神聖傳說(myth), 以及彰顯的方式.



殉道者

這個名稱, 在另一方面, 是一個非常特定的字彙, 它意指一個實體選擇允許自己被使用, 甚至到死亡為止.

死亡不必然是殉道者的目的, 就本質而論, 殉道者的態度是自我並不重要, 為了更大自我的意願, 殉道者尋求獻祭自我, 他欣然地希望任何擋路的東西被摧毀.


你們人群當中有許多願意為幻影(idol)而殉道, 好比一位母親為了愛她的家庭 甚至捨棄所有個人的希望、夢想、存在的創意與真誠的意見, 為了最佳地服務這個更大自我(家庭)提出的需求.


換句話說, 對於許多殉道者, 更大自我是活生生的, 它活在人類的肉身當中, 通常存在於家庭關係中. 容我們提醒你們注意, 正如過度的負面活動將使一個人與另一個人有業力牽連, 同樣的, 過度的自我犧牲也將冒犯自由意志 導致一個人與他崇拜的幻影產生業力牽連; 如果一個人想要平衡自己的業力, 使得自己離開這個特別教室*的稠密影響, 這是一個拙劣的選擇.



(*

譯註: 這裡應該是意指地球的第三密度.)

在東方文化中, 有許多人在學生/老師與造物主的階層組織中運轉, 他們輕忽一個要點: 記得老師是透明的, 要在老師之內看見造物主, 而非在造物主之內看見老師; 這是同樣的業力牽絆, 同樣的殉道者崇拜.


這是一個有害的判斷, 不是因為無法學到很多東西, 一個人無法避免學習; 而是因為一個人沒有認清如何平衡業力. 也就是說, 所有實體都需要被視為一個人的同輩, 所有人都在同等的地位, 沒有誰比較高或比較低, 沒有誰比較偉大或比較渺小; 沒有老師與學生, 都是同事.


是的, 確實有 教導/學習者 與 學習/教導者 的關係, 因為一個實體比另一個實體有經驗, 或有更多清晰表達的能力. 但就最深遠的真理觀點, 互動交易的雙方是平等的. 如果你能一次徹底地看清這點, 那麼你能夠看見只要一個人總是與同事互動, 每個人都是不朽與完美的光之存有, 那麼就沒有可能成為一個殉道者.


如果說 為了幻影而殉道是魯莽無知的, 那麼我們是否建議為了理想而殉道是睿智的? 這點關乎當事者的自由意志, 我們單純的建議是: 如果殉道的處境沒有被擺在一個人的眼前, 則絕對不需要去創造一條殉道的途徑.


若一個人在他的生命型態包含殉道的功課, 它將自發地出現;



耶穌

-基督在接受殉道的前一天如此祈禱: “我知道我的時機已經到來, 我看見眼前將飲的杯, 我害怕痛苦. , 如果可能的話, 將這杯移開我的唇, 好讓我不需去喝它.” 但這苦杯停留在原地, 接著 在謙卑當中, 耶穌-基督說 “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 但成全的意願.”

在那一點, 當一個實體確定她接收到清楚與正面的資訊, 發現一條清晰與正向的方式為人們重新定義無條件的愛, 此時, 殉道者途徑凌駕於智慧之上, 因為在你們的密度中, 你們嘗試去學習沒有條件的愛, 到最後, 當面臨 智慧 與 為一個理想而死 的選擇, 智慧必須等一等, 這個密度還不是它教導的最佳時機.


只有一個造物者, 雖然造物者在每個人裡內, 除非藉由自我-犧牲, 妳清楚地將一個理想表達給他人, 否則殉道帶有業力的元素, 日後必須加以平衡.


成為一個神秘家絕不會導致任何業力問題, 因為神秘的觀點僅只是將視野穿越第三密度的牢獄, 看見更多的東西. 不管他們被稱為哲學家、傻子、詩人、或神人, 他們對於這個世界有個願景, 使聽見的人們產生共鳴, 豐富他們週遭的人, 確實, 地球本身透過神秘的觀點, 變得更豐富.


我們不確切地知曉任何事情, 但憑藉信心, 我們看見世界的本質, 我們無須捲尺與刻度, 計算與公式, 因為我們看見生命首先是神秘的, 然後守望愛的原則 與


服務他人的原則找到它們顯化的方式; 正如每一個神秘家在這個世界中活出永恆的生命.


有些神秘家感覺僧院或修道院提供的靜默與沉思生活是他們存在的最佳方式, 於是, 藉由他們本身的存在, 他們提升了這個星球的意識, 當然 不透過任何行動或言語.


其他神秘家講了很多的話, 因此受到榮耀, 但他們並不比那些靜默服務的神秘家更多一點幫助, 因為觀點才是促成光輝的關鍵, 那穿越自我的光輝照亮這個星球, 並以慈愛的親切充滿地球.


研讀殉道者心理學是一個大課題, 我們在有限的工作期間無法充分地探討.


就某部分而言, 人類主觀感知的實相需要殉道者, 因為人們覺察到他經常在犯錯, 經常做出不道德與不公正的事, 不管它們是否不為人知或十分秘密, 每個實體很了解自己在許多方面不值得被提升, 不配宣告自己為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兒女.


你們活在二元的型態中, 你們以二元的辭彙說話, 你們的心智以二元的方式運作, 週而復始地作出 是或否, 肯定或否定 的選擇.


在第三密度的光與暗的經驗之中, 人們深切地需要有一個人抹除暗夜、黑暗、錯誤與過失, 需要有一個方法去感知自己被寬恕, 被救贖, 以找回完整的自我、健全的生命與人格的蛻變; 好讓一個人得以更多更多地服務無限造物者; 拋開過往錯誤累積的龐大負擔, 那些讓人肩膀沉重的負擔, 於是每一天都是全新的開始. 因此, 再你們的二元性系統中, 殉道者是無可避免的一部分, 二元的心理狀態迫切地需要殉道者, 這個需要是去犧牲人性的一部分, 於是不知怎地, 其他人類的錯誤得以被寬恕.


如果你是一切萬有, 那麼你也是那殉道者, 耗盡一己的生命好使其他自我得以存活, 被寬恕.


所以, 妳的一小部分, 那 心身靈中陳腐、不健康、生病的部分, 被獻祭到改變與蛻變的十字架上, 在這主觀(抽象)的特別描述之中, 存在著殉道的真實智慧.


我們無意去反對歷史真相, 好比耶穌佛陀瑣羅亞斯德, 以及任何被釘上十字架的基督們; 我們只想指出這些實體展現一條道路, 並非要你全程走完, 而是要你去仿效, 因為一個人在二元的意識中, 沒有任何方式可以接近造物主.



造物主

為一, 你是一, 並與造物主合一; 是故 你自己的二元性即是你背負的十字架, 你自己的人性、錯誤、過失等等, 你將這些東西好好地拖到各各他(Golgatha), 把它們釘到十字架上, 於是你的其他部分得以存活與更新, 並且越來越成為你真正之所是, 不管那個身分是神秘家或實證家.

神秘家對於幻象的真實本質有更多的覺察, 然而, 有許多人能夠通過那道美麗的光, 那即將到來的密度之光, 卻從來不是一個神秘家, 只是單純地做那些似乎需要去做的事, 出現在需要幫助的地方, 無論他是多麼地實際或實事求是.



(

譯註: 由於此次集會的簡短問答部分收音不清, 目前予以省略.)

我們即將結束此次集會, 容我們再次感謝各位呼叫我們.


我們是那些居住在光榮領域的實體們, 在那兒 讚美與感謝之音樂從未停歇, 然而 我們不知道一切萬有知曉的東西, 我們的老師也還不知道, 所以, 一如往常, 我們鼓勵每位讀者拾取有價值的部分, 將其他部分放在一般, 將它們視為有趣但不必須的想法.


我們希望我們卑微的話語能在你們持續開展的人生路上提供一些啟發與靈感.


在此時, 我們啟程離開這個團體, 歡喜地在愛與光中離開各位.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群體. Adonai, 我的朋友們. Adonai.


 



(V)2008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