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體和客體


Copyright c 2009 L/L Research


譯者聲明: 這份資料來自於美國愛/光研究中心(L/L Research).


這篇譯稿經過譯者的主觀篩選與改編.


有心人若渴望閱讀100%的Q’uo演說, 請前往L/L網站依發表日期尋找原稿à


http://www.llresearch.org


週六冥想


2009年一月24日


小組問題: [由G實體發問] Q’uo, 克里希那穆提曾說在主體和客體之間的缺口躺臥著人類所有的不幸. 在我看來, 靈性旅途可以被視為主體和客體之間的複雜和動態的關係.


舉例來說, 這裡是一些主體和客體交關的方式: 主體懼怕客體; 主體憎恨客體; 主體無視客體; 主體掌控客體等等.


當心輪啟動, 心的能量進入這幅圖像, 主體和客體的關係開始改變. 舉例而言, 主體開始接納客體; 主體容忍客體; 主體對客體有耐心; 主體寬恕並擁抱客體.


愛看見客體裡內的神性. 簡言之, 主體在客體和主體之中看見造物者.


最後, 似乎在一的法則訊息之中沒有主體也沒有客體, 只有合一. 所以, 我們如何徹底消弭主體和客體之間的缺口, 以致於我們的經驗為一?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悉的Q’uo原則,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今天我們在的服務中來到你們這兒. 很快樂、很榮幸受邀加入你們的尋求圈, 同時考量G實體的問題: 關於主體和客體之間的距離, 以及如何橫越該距離 最後讓它消失.


無論如何, 一如往常, 我們在開始談論前請求你每個人在聆聽或閱讀這些話語時, 使用辨別力; 好讓我們的思想不被簡單地接受, 而是符合妳自己的個人標準和需要. 如果我們的思維使你產生共鳴, 請務必使用它, 但如果沒有, 請將它拋下. 如此, 我們可以自由地講話無須擔憂我們可能侵犯你的靈性過程或成為妳路上的絆腳石. 聆聽那共振的感覺, 注意妳自己的偏好.


當然 第三密度經驗充滿了一個人和他人分隔的經驗. 一個人和所有其他自我分離似乎是無可避免的實相. 明顯地, 一個人的肉身和所有其他的肉身是分開的. 同樣明顯的是, 至少在一般人類經驗中, 你的思想是你自己的 和他人無關. 妳的造物是主觀的, 在很多方面只適用於妳, 這個人.


這並不是設計上的錯誤, 它的確是第三密度系統的一個傑出特色, 它創造出一個環境 在其中, 表面上分離的自我觀看所有週遭的一切, 必須做出一個又一個的選擇, 決定如何看待這個環境, 如何回應它. 在這些情況中, 自我即是主體, 所有他注視的東西都是客體.


遺忘的罩紗厚重地覆蓋在第三密度上面; 每一個自我被緊緊包覆在他自己的肉和骨之中, 這不是一場錯誤. 它是這所(地球)學校運作的方式, 幫助妳做出極性的選擇. 如果你毫無疑問地知曉你和其他自我[你必須和她注視與互動的那位]是同一造物主的兩片火花, 事實上在每方面都是相同的, 你被放在這裡去愛那個實體, 而那個實體被放在這裡去愛你; 這樣的知曉使你沒有機會去呼喚信心, 也沒有機會去忍受孤獨的劇痛. 當每件事都了了分明, 就沒有理由去走過烈火般的催化劑, 進而轉化它為經驗.


雖然你們在此生中難以弄清真相, 催化作用的確是妳選擇投胎到地球的一個重大原因.


你們帶著學習和服務的議程來到這裡; 為了創造對妳適當的學習環境, 妳選擇富有挑戰的關係. 你選擇自我的各種限制, 包括肉體和心智的限制; 你選擇工作的領域, 人生的主題. 或許現在妳已辨識出此生中兩個或三個重複的最大主題. 藉由這些重複的模式, 你開始能夠辨認高我在你投胎前規劃此生課程的適切方向.


你們希望在地球的蛻變工作中減少自身的扭曲. 你們但願在這樣一個艱難的環境中達成更多的平衡; 在這個環境中 沒有指引 除了信心; 沒有導航的星光


除了希望; 沒有確切的東西除了妳的自信, 知道自己是誰、自己為何在這裡.


這是一個有效率的設計.


這個環境提供妳一切所需, 讓你發現自己是誰, 以及妳想要如何形塑此生的旅程. 在這個旅程中, 你自己是主體, 和客體分離, 在一個句子中, 介於主詞(主體)和受詞(客體)之間的是動詞. 你們問一個人要如何消弭主詞和受詞之間的距離? 我們對妳說, 那就是當動詞是”愛”的時候, 主體和客體之間的距離就縮小了.


舉例來說, 一個中性的句子可以是: “桌子上的瓶子托住一束花”. 瓶子是主詞, 一束花是受詞, 採取的行動是”扥住”. 在你的心智中品嘗以下句子: “瓶子愛一束花”. 知道瓶子和花朵的特性, 妳可以推論瓶子正扥住這束花. 不過瓶子愛這束花讓一個表面上無生命的東西活了起來, 該瓶子不只以它圓潤的開口擁抱這束花, 還用它的心去擁抱.


以此類推, “我去工作”, 可以蛻變為 “我愛工作”. 突然之間, 妳的心對該客體[工作]打開了. 這個簡單到令人驚奇的事實 卻經常逃離理性思考的範疇.


進一步說, 如果妳看見自己為愛, 妳看見週遭的客體皆為愛; 那麼愛正在愛客體[也是愛], 不管你做什麼皆是如此. 用另一個形式轉譯, 如果妳感知自己為造物者, 那麼妳知道自己是有力量的個人. 因此,妳的努力可以止息, 因為一個強有力的人無需費力地奮鬥. 如果你感知週遭的人皆為造物者, 那麼你知道人際關係是造物者對造物者的關係. 既然造物者是愛, 當然造物者愛造物者. 再次地, 主體和客體之間的距離減少了.


觀想一個麻煩的其他自我為造物者, 任何人都能夠做這個練習. 如果妳試圖和其他自我理論, 發現該其他自我無法理性地對話, 然後妳感到不知所措, 這個阻礙令妳不能進一步行動. 如果妳試圖評斷另一個自我, 那麼妳就陷入業力之輪; 當你評判時, 你也將受到評判. 我們這麼說不是要阻攔妳去分析一件事, 或清晰地看見每一個狀況, 每一種關係.


我們這麼說是要指出這個世界的理智只能帶妳到這麼遠; 相對地 心的理智— 愛的意識— 可以轉化妳的世界成為一個美好的地方; 把每日的苦工轉變為一場偉大的冒險. 好比說, 有個家人似乎頑固地決定不要和妳和諧相處. 這裡的挑戰就是重新看見該家庭成員, 看見他如同基督一般, 接著觀察妳的防衛姿態和憤怒消退.


現在, 你是唯一察覺該實體的真正本質的人, 當然那位其他自我並不察覺. 若那位家庭成員看見自己為造物者和一個具備大愛的存有, 他就不會把自己放在你的對立面, 或阻礙你做的每一件事. 所以這是你的秘密.


只有你知道這位家庭成員的真實身分, 既然你知道了, 這就改變你對這個實體的經驗; 這位家庭成員可能繼續推壓你的按鈕[套用這個器皿的說法], 不過你能夠看見這個實體在散播衝突時並不快樂, 同時你不會因為自己[長久以來從該成員身上學到]的自動反應而受傷. 你不再卡在過往關係的模式中, 你現在是具有力量和自我覺察的個體.


你可以打造一個新的單向關係, 那就是愛在愛中反射.


或許妳的家人絕不會感知道妳的現在和過去的差異, 他們將不會看見妳蛻變成為一個屬於愛和力量的人. 那對妳無關緊要, 重要的關鍵是妳維持這樣的視野, 看對方為基督, 因此能夠去愛、鼓勵、支持該實體. 對方的情況可能沒有改變, 他可能一直不會懂妳如此自由和深情地給出的東西. 但妳的經驗將大大地改善. 因為妳已選擇看見真相 而非幻象; 深入向下挖掘 而非滑行掠過生命的表面. 到達那樣的深度令人舒適和平安, 活在愛中是喜悅且帶有療效的. 因此, 一點一滴地, 你可以藉由如此的生活方式, 為你自己創造一個新世界, 在其中 所有存有都是基督, 所有行動都在中進行.


我們並未建議一個宏偉的改變世界[成就一個更有愛的地球世界]計畫. 毋寧, 我們建議你限定工作在自我意識的範圍內; 那才是你真實的冒險和挑戰舞台. 一個人想要走入洞穴或偏遠教堂或幽靜森林等[限制感官刺激的]地方並非平白無故. 一個尋求者很容易迷失在各種身體感覺中.


你們的文化位於感官超載的水平; 當妳越多地聆聽或觀看大眾媒體、投入電腦遊戲或其他使人分心的娛樂中, 妳在信心中活出明晰和連貫人生的成功率就越低.


我們並未建議妳完全避免看電視新聞、節目或聽歌等等; 我們建議你覺察這類媒體的一般目的: 提供節目好賣產品, 創造一個相同和均一的氛圍, 讓每個人都成為可靠的消費者. 當妳接受越多的傳聞, 你就越有可能繼續看待其他自我為需要對抗的客體, 為此 一個人必須成為聰明機靈的.


在你們的社會中, 這樣的人是蒙福的: 他擁有非常當下的覺察, 不管是面對哪一個人, 都覺察他正說話的對方同等於造物者.


從一個防禦良好的孤立自我前往敞開心胸的無防衛自我是一個漫長的旅程. 確實, 要在肉身中完全覺察萬事萬物的合一狀態是相當罕見的. 不過 這是一個良好的清楚目標, 一個正面目標, 當妳工作自我, 清除你批判的視野, 允許愛流入那些表面上殘酷和刻薄的圖像中, 這過程將帶給妳許多祝福.


一如往常, 愛是對你的問題之答案. 看見妳自己是愛的作品, 看見所有其他事物皆為愛的作品. 看見你對另一個自我的行動帶著無條件愛.


愛 愛 愛: 愛為主詞, 愛為動詞, 愛為受詞. 這些練習將帶妳越來越接近活在合一的目標, 活在一個你自己打造的世界: 一個的世界.


容我們問 在這個圈子中, 是否有針對(主要)詢問的後續問題? 我們是Q’uo群體.


(長時間停頓.)


我們是Q’uo, 由於G不在現場, 我們從你們的靜默中發現不會有後續問題. 所以, 此時 請問你們是否有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群體.


D: 我曾聽過你們或Ra談論一個靈魂的自然極化能力, 朝向一個特定的極性. 你們能不能談論這個固有極性或極化的自然傾向; 以及為何負面極性嘗試去規避它? 我猜這個問題的要點是: 第三密度靈魂真的是第四密度戰爭中 可供爭奪的棋子?


我們是Q’uo群體, 並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弟兄. 就你詢問的角度而言, 當一個尋求者開始在人生中做各種選擇, 該實體被視為一個物件 可以被那些負面極性的群體影響, 他們設法使尋求者分心, 離開正面極性, 讓他持續以服務自我的角度去思考.


我的弟兄, 負面極性的實體並非尋求去規避進化的過程; 而是他們正在遊說一個尋求者選取進化途徑中的一條. 當尋求者經歷他的人生, 他恆常地站在道路的分岔口上; 一個決定持續一會兒, 然後出現另一個分岔口, 需要做出另一個決定. 尋求者的挑戰是判別哪一個選擇包含更多的愛、更多服務、更多光輝; 哪一條途徑包含較少的服務他人、較少的光輝、較多的服務自我的磁性.


當一個實體粗心大意地做選擇, 通常他以為自己選擇正向途徑 但已受到負面極性的誘惑去用漂亮的話語合理化一個自私的舉動. 所以 當尋求者感知到一個分岔口 他得很謹慎地坐下來冥想這個選擇, 感覺它: “如果我那樣做 會有怎樣的感覺? 如果我做其他的事, 感覺又是如何?” 因為分析只能帶尋求者到某個地步, 為了更圓滿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做判斷, 最好援引一己的洞見和直觀的感覺 以明瞭真實的情況.


請求妳的指引系統以獲得洞見, 這總是有幫助的. 寫日誌的練習是個請教指引系統的優異方式, 你單純地寫下問題 然後寫下進入妳腦海的思維. 以這種方式, 妳可以相當容易地和它對話討論那些令妳擔憂的事務.


所以, 我的弟兄, 當一個人拿起他的力量選擇對自己負責; 負面極性實體或許想要令你分心或轉動你朝向服務自我的途徑, 該實體真的不會有機會. 一開始, 憑藉自己的雙腳站立, 為自己思考似乎是很有風險的事, 因為你不讓其他人或主流文化的意見影響自己的思考.


許多時候, 很清楚地 流行文化有些導向服務自我, 它通常有著自私和自以為是的強烈氣味, 充滿合理化的思維; 好比說, 當你囤積大量的財寶 忽略那些飢餓的、無家可歸、迷失的實體[他們是你的其他自我], 你可能說: “好吧, 做生意就是如此, 世界就是這樣運作的”, 或者說: “讓他們去找份差事, 他們得工作如同我也必須工作.”


當你的心變得柔軟, 這些人與人之間的巨大差異也將開始和緩.


耶穌-基督曾說: “無論誰幫助我們弟兄中最小的一位, 他就是在幫助我.” 這個說法是如此直接牴觸你們文化的普遍態度, 你們很容易可以看見其中的動力關係.


負面極性的實體引誘妳離開正面途徑的另一種方式為鼓勵你使用力量去幫助一己的家庭或國家, 而非整個世界. 從前, 曾有實體提供一個偉大的王國給耶穌. 確實, 就世俗的觀點, 許多追隨耶穌的人認為他是一位屬世的君王. 他們希望


耶穌可以從羅馬人手中拿回聖地(Holy Land).


耶穌實體可能曾受到相當的誘惑去帶領他的同胞通往自由. 不過, 他以某種方式知曉, 並陳述他的王國不屬於這個世界. 所以, 他繼續走在這條路上, 雙腳佈滿了灰塵, 提供他的各種寓言, 教導人們真正的王國— 人類的心.


我們已經談論過關於善與惡之間的交戰, 它盛行於早期第四密度的內在次元平面. 我們不否認存在著這樣的戰爭. 正面極性的實體滿懷著光榮、榮譽, 和服務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希望, 他們向前為光之陣營戰鬥.


需要大量的[你們稱為的]時間, 我們會稱為經驗, 他們才會清楚地看見這場戰爭不是必要的, 沒有需要去捍衛什麼東西, 愛是答案. 最終, 他們放下刀劍, 歡喜地向前行.


在每一個尋求者的人生中, 的確將有許多個分岔口, 許多做道德選擇的機會. 接受它們如同禮物, 懷著一顆飽滿的心並請求指引, 我們相信妳將發現自己完全能夠維持健全完好, 持續在服務他人的途徑上進展.


此時, 容我們問是否有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Q’uo群體.


J: G談論關於黑暗(darkness)這個字, 它適用於那些服務自我的實體; 它也用來形容未知的事物. 請問, 服務自我的黑暗和未知的黑暗有何不同?


我們是Q’uo群體, 並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弟兄. 這是個有趣的問題, 一個文字遊戲在同時間思考未知的黑暗與負面極性的黑暗. 的確, 在一般大眾的內在有個偏見會將負面意涵添加給未知的事物. 因為你們容易恐懼那不被知曉的東西.


無論如何, 整個靈性旅程的光譜發生在黑暗與月光之中. 從而, 根據你們的定義, 所有良善的, 所有邪惡的東西都存在於黑暗之中. 黑暗毋寧是缺乏光, 未知事物看起來是黑暗的 因為它尚未被熟悉感點亮; 反之, 負面性和邪惡似乎是黑暗的因為他們全然地表達拒絕讓光照耀.


負面的思維模式為緊閉門窗, 不讓光進來. 因為光無法被控制, 唯有在光缺席的情況下, 才有可能控制. 所有就邪惡的意義而言, 所謂的黑暗是刻意關閉那些不符合渴望的情境或結果的狀態. 這種人為選擇的黑暗和未知的黑暗是不同的, 因為前者積極地選擇關閉放射的、包容的、悲憫之光.


然而, 只因為某個實體選擇否認光, 並不意味光不存在. 結果是, 服務自我途徑是一條沈浸在幻象與謊言之中的途徑. 因為唯有藉由否認真理之光 該黑暗方能盛行. 到最後, 該黑暗絕不會戰勝, 因為它無法撲滅光. 最終, 必能照亮每一個存在的角落, 光取得優勢為無可避免的最後結局.


服務自我途徑正在延遲那無可避免的、必須擁抱光的時刻; 反之, 服務他人途徑和那個時刻合作, 並加速前往光的步伐.


我們是Q’uo群體, 在我們離開這個器皿之前, 是否有最後的詢問?


D: 是的, 我有一個關於愛/光的簡短問題. 當一個存有傳送愛/光給另一個存有, 愛/光只會透過雙手傳送 或 它可以透過該存有的意願和集中意志傳送?


我們是Q’uo群體, 並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弟兄. 實際上, 透過一個意志的行動傳送愛要比透過雙手傳送愛遠為常見; 後者只有在一個醫者工作另一個實體之際發生. 兩者都是完全有可能, 且同樣有效.


無論如何, 我們要評論你使用的字眼 “意志”, 因為並不需要過度擔憂或去投射、推擠、意願 愛/光從你那兒到達另一個人身上. 事實上, 你無須做任何事. 你單純地設定意圖, 奉獻祈禱, 然後自行讓開不要擋路. 因為愛/光不是從你那兒流出, 而是流過你, 它來自太一無限造物者. 為了這個原因, 當你奉獻愛/光時 絕對無需擔憂, 因為那是造物主之光, 它不是侵略性或執意強求的光. 它前往任何有需要的地方; 如果你傳送光的對象不想要它, 那麼它將溫和地圍繞對方 但不會進入他的靈光場. 因為造物主之光無限地尊重自由意志.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我的弟兄?


D: 好極了, 感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 我的弟兄. 我們發現這個圈子內的能量衰微; 我們遺憾地準備離開你們的工作圈. 我們感謝你們存有之美, 以及你們尋求真理的勇氣. 我們感謝你們深入地挖掘和仔細的思考. 我們感謝你們對真理之熱愛, 以及你們對彼此、對造物主之愛.


當你展開每一天的生活, 尋求將表面上無聊和平淡的生活轉變為偉大的冒險[它真實的本質], 我們願提供你們每一種支持和鼓勵. 從靈性尋求者的立足點觀看, 他使用神秘和迷亂的罩紗幻象去成為一個更為信實、更真實、更純正的個人, 這樣一個人恆常更多地知曉自我, 恆常更有能力去服務太一無限造物者[他如此想望的目標].


在任何時點, 只要妳想要我們參與妳的冥想, 妳只要呼喚我們, 我們將與妳同在, 提供一個載波幫助妳穩定自己的冥想振動. 單純地在心裡請求我們, 我們就與妳同在, 不會開口講話, 只是支持 妳的尋求 和 鍾愛妳.


再次感謝你們提供機會讓我們分享這些粗陋的想法.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我們離開你們, 一如我們找到你們.


Adonai, 我的朋友. Adonai vasu borragus.


(V)2011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


 

    全站熱搜

    玄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