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d480977ee7be4c81a3d290428d4ffc d553ac874bb802b29ba54e753f500cce 21c0bbe419292b4668d6c06888f6b07c  

(QingQing注:

時間往前回溯一個月:2015年3月8日(MH370馬航失事一周年),我坐在一輛公車上.忽然,旁邊的一位母親懇求後面的一位女生為她的孩子做一件事.因為她的孩子患有強迫症,犯病時,一定要別人為她大聲朗讀當天的完整日期才行.

那位好心的女生自然答應了.於是擁擠的車內異常安靜,只聽見一個聲音大聲重複著:"今天是2015年3月8日,星期日,正月十八;今天是2015年3月8日,星期日,正月十八..."

當時我感覺周圍的時間都快凝固了,一場活生生的"話劇"就在我面前上演 - "你說,這日期(時間)...到底是念給誰聽的?"

今天選擇在這個時候把這個"片段"寫下來,自然與前2篇的LSD有關,只是有些太過複雜;或者簡單點說,既然上次有了L(藍慕沙); 這次就要個S(賽斯)吧 -

畢竟S也是"時間"的開頭拼音字母 - 因此這裡最關鍵的問題是:

我是如何"設置"我的"時間點"的?

換句話說,假如與你有關的"時間點"不僅與你個人,還與目前這個現實世界中發生的各種群體事件,包括地震,新聞等都有關時,當它們全部都恰巧到令人無話可說時,你會怎麼想呢? -

是的,這都是我的畫面,可我是如何做到的? "我"是如何掌控這個"節奏"的? 當然,我"設置"的並不是"時間".

液態的意識聚焦點.

)
-----------------------------------

[Datre英文版38]- 正文如下:

Datre回答Lea的問題

問題:在賽斯<個人實相的本質>第18章的第一段中,賽斯說到: "生物性的說,你的肉體取向意識所及的範圍和能力直接與你們日夜的長短相連,當然也與季節相連......以這種說法來說,你們的星球根據它精確的日夜時間表,能產生出一個恰好適應它的生物意識.再換句話說,日夜代表你們的意識通過自然現象而實質具體化的內在節奏,因為你們還沒準備好去感知更長的日子.例如:你們的神經系統在一個拉長了三或四倍的日子的節奏裡,會產生極大的困難"

我的問題是"還沒準備好"這句,這是否意味著在我們將來的現實世界中,時間將被拉長呢?

DATRE:好,事情是這樣的:在這個星球上的體驗中,被你們稱之的"規定"時間線已經到期耗盡了,所以你們現在的時間非常靈活.換句話說,如果願意,現在個體能夠遵循屬於"自己"的時間線.若你沒有把自己"鎖入"你們以往運作的"規定"時間中,你就會發現你現在可以以一種非常不同的方式"控制/運作"時間.讓我們這樣講,節奏 - 這種時間線的節奏能夠用來設置很多事件的發生.也就是說,那些你想要的體驗,也就是你在晚上睡覺時設置的體驗將在未來數天被擺放到你面前.

當你處於"時間線"中時,你會適當或相應地設置你的體驗,不會設置一個超出你"能力"範圍的情況.你們也會根據這個星球的大環境來設置"時間",因為那也是由時間線來設置的.現在,當一個個體"覺知"到"時間線"結束時,他就能夠坐下來享受另一種不存在的"時間線" - 這個時間線將由個體自己設置,而不是這個星球上的其他人.我們先前討論過這個話題,也導致了某些人的焦慮,困惑,抑鬱等 - 同時這些"症狀"也是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經歷的.你們太過於習慣設置時間步驟,習慣依靠,或讓其他人或其他事物"供給/餵養",因此一旦我們說這些限制已被放開,你們就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你們總是說:"我想要自由!" - 可現在有了自由,你們卻不知該如何去做.

現在,那些"覺知"到"時間線"改變的人已經開始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做出"反應".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焦慮,沒有抑鬱,也不意味著他們沒有那些從未經歷過的不同體驗.但因為他們"知曉"時間線已耗盡,並被告知時間不再由"別人"設置,而是由做為個體的你來設置,所以他們對"時間線"的感覺完全不同.

舉個例子:假如你現在休閒地坐在一艘船上享受,你的同事掌舵,一切都很美好與愜意.忽然間,你的同事大叫:"哎呀,我需要幫助!需要幫助!" - 你是船上唯一能幫他的人,於是同事把船舵遞給你.現在,這是不是有點可怕呢?你從未開過船.船與汽車不同,汽車行駛在"固體"的表面上.你只需要沿著公路開,就不會撞到別人家的後院裡.可你現在是第一次開船 - 開船與開車截然不同,你對水的"感知"和路面的"感知"也截然不同,你需要知道如何在水面上行駛 - 有點可怕?

這個例子就能夠用來比喻你們的時間線:先把你放在平坦表面的公路上開車,這條公路是你唯一能開的地方;然後再把你放到一個有著完全"不同"表面的水中開船 - 水與路面有著完全不同的構造,你對水的感知與對陸地的感知完全不同.現在,你可以尖聲大叫,不去掌舵,任船隨意行駛 - 可是,你還在船上,怎麼辦呢?因此越早學會操縱船,就越對你有益.一旦你熟悉了船,水和不同的感知後,你就能從中獲得享受了 - 因為這時"你"已能夠掌控一切.你有著各種掌控的空間:可以轉身後退,往前開,往後開...左右也行,各種調遣的空間.而在一輛車中,你只能沿著公路開,基本上你是被困在車中的.

所以我們說:當"時間線"耗盡時,你該如何"掌控"你的時間呢? 你是想被別人拉來拉去,還是想自己"做主"? 那兒還有一個問題是:你看,每個人都把重生當做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哦,那將是偉大與光榮的!" - 可是在重生之前,你必須改變!這也是我們說的:你已經在這條為你設定的"公路"上開了很長時間了.你們一直從公路的A點開到B點.但現在,你們已經來到水面上,而水完全不同.

當我們講一切都被設定時,是指你們意識的"結構化",同時你們的心靈會從中揀選適合那個特定時間跨度的運作.現在,你們還是從心靈處揀選,但卻擁有更多自由.換句話說,假如你說:"好吧,我想處理這個體驗,也想處理那個體驗" - 只要願意,你可以堆積出一大堆體驗來;或者你也可以躺下休息說:"我已經夠了,想進入休息階段.我想休息一兩天,然後再決定下一場體驗" - 你看,現在你們的操控性已經完全不同了.所以這就是我們所講的:你想要你的每一天有多長就有多長,因為現在的日出與日落是"你"的期待,它並沒有被設定.

問題:對於目前處於這個現實世界的人們來講,請問Datre說的"白天將變長",這是否是Datre所講的那種現實世界中的一個屬性呢?

DATRE:好吧,每一個人..."時間線"是每一個人的.我們曾說過:那是你的"玩"的"劇本".這場遊戲將結束;腳本也接近尾聲.現在是你開始為"自己"撰寫劇本的時候.

JOHN:這是即興演出.

DATRE:沒錯!

JOHN:早上從舞臺上起床,然後做你想做.

DATRE:完全正確.這是你成為自己的"一次"(機會).不要被"假裝"愚弄,去成為真正的你所是吧,去表達你所是!去嘗試,因為這是一場非常"不同"的體驗.你看,這個星球上的大多數個體在與不同的個體接觸時,表達方式也不一樣.這些都是你們"不同"的個性.你們不斷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去認知你的多重個性,看出你的多重個性,並觀察你與其他個體之間溝通的反應,然後你的每一天都就會變得非常有趣,你想讓它們有多長就有多長,想讓它們有多短就有多短.

如果你想縮短一天 - 這完全取決於你. 但如果你把一天的時間設的"更長",就能夠在一天中獲得更多體驗,也就能從一天中獲取更多樂趣.或者相反,你也能在一天中得到更多悲傷.如果你想傷心與沮喪,超級無敵傷心與沮喪,你可以大聲尖叫與嘶吼,進入"絕佳"的悲痛中.然後當你進入這種超級悲痛中時,直到被傷透心了,下一步你們就會開始大笑了-這就是你們把自己帶出的方式:將自己反轉,然後觀察不同.觀察你自己,觀察身體的"情緒",觀察你的行為. 你們的"時間線"曾把你們牢牢地"捆綁/結構"住,但現在,不僅隨著"時間線"的改變,新能量也到來了.

John告知我現在人們有很多"困惑".去年的九月發生了很多改變,人們對此感到特別困難.在一段時間內將有很多變化.你能越早"認知"到這些改變將繼續下去,也就越能決定該如何去做,並做出何種反應.因為在現階段,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的,全部取決於你.你們正處於新能量進入的時候,"時間線"也到了尾聲;它開始失去它的"剛度",被賦予更多靈活性.你們想要的"自由"已經交給了你們,所以看看你們能夠做出些什麼吧.你可以讓它成為一場"悲劇",也可以成為一場"美妙"的體驗,全部取決於你.

現在,每個人都對結束感到興奮,但是,在你達到那兒之前,你必須做出改變.一切都取決於你,還有更多問題嗎?

JOHN:沒有了.

DATRE:好的,我們將離開了.謝謝,我們是Datre~

 

轉載自--http://www.heart111.com/transcripts/603-datre-20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是光是愛是無限 的頭像
是光是愛是無限

第五密度新人類

是光是愛是無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