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wWg03gy6QZllGtie7e&690

【克裡希那穆提】《所有冥想都毫無意義》

問:冥想和對頭腦的訓練在生活中對我有巨大的幫助。現在聽了你的教誨,我極其困惑,因為你拋棄了所有自我修煉。冥想對你來說是不是同樣毫無意義?還是你可以提供給我們一種新的冥想方法?

 

克:正如我解釋過的,哪裡有選擇,哪裡就有衝突,因為選擇以欲求為基礎。哪裡有欲求,哪裡就沒有洞察力,因而你的選擇只會製造進一步的障礙。當你痛苦時,你想要快樂、舒適,你想要逃離痛苦;但是因為欲求阻礙了洞察力,於是你盲目地接受你認為可以解除衝突的任何想法、任何信念。你也許以為自己在做出選擇時是有理性的,但是你沒有。

 

你用這種方式建立起你認為高尚、有價值和值得稱讚的觀念,你強迫自己的頭腦遵從這些觀念;或者你將注意力集中於一幅特定的畫面或形象,因而你在行動中製造出分別。你試圖通過冥想、通過選擇來控制自己的行為。如果你不明白我說的話,請打斷我,這樣我們就可以討論一下。

 

如我所說,當經歷悲傷時,你立即開始尋找悲傷的反面。你想要得到安慰,在尋找安慰的過程中,你接受能帶給你片刻滿足的任何舒適、任何慰藉。你也許以為自己在接受這樣的安慰、這樣的信念之前可以進行理性的思考,但實際上你是盲目地毫無理性地接受,因為哪裡有欲求,哪裡就不可能有洞察力。

 

而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冥想以選擇這個想法為基礎。在印度,這個想法被推向了極致。在那裡,能夠長時間靜坐並一直專注於某個想法的人,被認為是靈性人士。但實際上,他做了什麼?他拋棄了所有想法,除了他刻意選擇的那一個,而他的選擇給了他滿足感。他訓練自己的頭腦專注於這一個想法、這一幅畫面;他控制因而局限了自己的頭腦,希望就此能克服衝突。

 

而在我看來,關於冥想的這個想法——當然我還沒有詳細地講解冥想——是極端荒謬的。那不是真正的冥想,那是對衝突的一種狡猾逃避,是與真正的生活毫不相干的一種智力技巧。你訓練自己的頭腦遵從某個規則,你希望依此能面對生活。但是只要你拘泥於模式,你永遠都不會面對生活。你會錯失生活,因為你已經用選擇局限了自己的頭腦。

 

你為什麼覺得自己必須冥想?你說的冥想是不是專注?如果你真的感興趣,那麼你就不會奮力地強迫自己去專注。只有當你不感興趣時,你才會殘酷地、暴力地強迫自己。但是當你強迫自己時,你就是在破壞自己的頭腦,因而你的頭腦就不再是自由的,你的情感也一樣,兩個都殘廢了。我說在毫不費力的冥想中有一種喜悅、一種平靜,而只有當你的頭腦從所有選擇中解放出來,當你的頭腦在行動中不再製造分別時,那種狀態才能到來。

 

我們試圖通過訓練頭腦和內心遵循某種傳統、某種生活方式,但是通過那樣的訓練,我們沒有瞭解,我們只不過製造了諸多對立面。我的意思不是說行動必須是衝動的、混亂的。我說的是,當頭腦陷在分別中時,即使你努力通過與某個原則保持一致來壓制分別,即使你試圖通過建立某個理想來控制和克服分別,那分別還會繼續存在。你所謂的精神生活是一場持續不斷的努力,一場無止境的掙扎,而頭腦試圖從中緊抓住某個觀念、某個形象不放;因此,這樣的生活是不充實、不完整的。

 

聽過這次講話後,你也許會說:“有人告訴我應該豐足地、完整地生活;我不可以局限於某個理想、某個原則;我不可以保持一貫——因此我可以為所欲為。”而這並不是我想通過這最後一次講話留給你們的想法。我談的並非僅僅是魯莽的、衝動的、輕率的行動:我說的是完整的行動,也就是至樂。而且我說通過強制你的頭腦、費力地塑造你的頭腦,通過遵循某個觀念、原則或者目標活著,你無法完滿地行動。

 

你們是否考慮過冥想的人?那是選擇的人。他選擇他喜歡的,會給他帶來所謂幫助的那些東西。所以他實際上是在尋找能帶給他舒適和滿足的東西——一種僵死的安寧、一種停滯。然而,能夠冥想的人我們稱之為偉人、靈性人士。

 

我們將自己認為正確的觀念強加於我們認為錯誤的觀念之上,我們所有的努力都著眼於此,通過這種努力,我們在行動中不停地製造分別。我們沒有把頭腦從分別中解放出來;我們不明白欲求、空虛和渴望導致的不停選擇是這種分別的根源。當我們體驗到空虛的感覺,我們想要填補那空虛、那空白;當我們體會到不完整,我們想要逃離那導致痛苦的不完整。為此,我們發明了一種智力上的滿足方式,我們稱之為冥想。

 

現在你會說我沒有給你建設性的或積極的建議。當心那些給你積極的方法的人,因為他給你的只是他的模式、他的模子。如果你真的去生活,如果你想要把頭腦和內心從所有局限中解放出來——不是通過自我分析和內省,而是通過行動中的覺察——那麼現在妨礙你完滿生活的障礙就會解除。這覺察是冥想的喜悅——冥想不是一個小時的努力,而是行動,是生活本身。

 

你問我:“你可以提供給我們一種新的冥想方法嗎?”那麼你就是在為了實現某個結果而冥想。你帶著求取的想法冥想,就像你帶著達到某個靈性高度、某個精神高點的想法生活一樣。你也許奮力以求那種精神高度;但是我向你確認一點,儘管你也許看起來達到了那高度,但你還是會體會到空虛感。你的冥想本身毫無意義,就像你的行動本身毫無意義一樣,因為你不停地尋找某個頂點、某個獎賞。只有當頭腦和內心擺脫了獲得成就這種想法,這種產生於努力、選擇和求取的想法——只有當你擺脫了那想法,我說,才會有永恆的生命,這生命並非一個結局,而是一種永遠不停發生著的變化和更新。

 

選自《傾聽內心的聲音》

 

轉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a04fea0102vl5o.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是光是愛是無限 的頭像
是光是愛是無限

第五密度新人類

是光是愛是無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