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a385c331bef3a7576e106b0afa7e6 46d480977ee7be4c81a3d290428d4ffc 7ee4a095e101b59b2522b048ff27ecfe  

(QingQing注:

一切都在那裡 - 你就像個啟動鑰匙,覺知到哪一步,就能走到哪裡.

本篇是英文版第83篇,來自前兩篇譯文[英文版第32篇][英文版第51篇]的數字之和:32+51=83;

同時它也來自我提過多次的:在我32歲生日那天獲得的小小完形陣列: 93383889-> 9-{33-"83"-88}-9

同時這也是北京時間2014年3月8日發生的MH370失聯事件......

而這一切都源於我的"春遊" - 春遊-> "存有" (諧音)
-------------------------------------

終於,我與Z先生開始正式合作了.

改變,只有靠自己做出.現在,我的家庭結構發生了巨大變化 - 這算是我的一場小小"重生"吧. 因為在這場"變革"中,讓我"深深地"體會到了"重生"的必要性 - 強調"深深地",是因為體驗終於讓我看清了它的本質;

與Z先生相遇後,我們的能量結構又開始自動改變 - 感冒發燒隨之即來.我每天都口乾舌燥,特別是夜晚,不知要喝多少水才足夠.

同時隨著覺知的擴大,對"心識符號/線索"的轉譯也在持續擴展 - 於是夢境開始變得HD高清(自動的).或者說:上一秒的複雜夢境,下一秒就直接在物質層上演.但我的意思不是說它們是相同的.夢境與物質層上演的畫面非常非常不同,但由於你會轉譯,就可以清晰地對比它們,瞭解頭腦模式是如何"扭曲"這些畫面的;並從中獲得對"多次元"的理解或靈感;或有目的的帶出資訊.
......

然後到了今天,生活的改變使我從一個空氣清新,有著優良環境的城市進入了一個古老陳舊,污染較為嚴重的地區.一開始我有些不太樂意,不過"實證表明":你就像個淨化啟動儀,走到哪裡,哪裡就有美麗的好天氣~

所以接下來,不知在這個古老的城市中,我們能夠挖掘出什麼樣的"寶貝"呢?...繼續流動中......)
========================================

正文如下:

問題:請問群體意識的具體本質是什麼?

DATRE: 群體意識就是...該怎麼講呢?...Okay,你們擁有能夠思想的大腦,而這種頭腦中"想"的行為大多數都被轉化為"語言/說話(聲)"."說話(聲)"攜帶著能量,科學家已能使用機器去測量它,但他們真正所記錄的是能量.好,現在,群體意識是什麼?群體意識就是人們說出的能量波.這也是為什麼不同的城市中存在著不同種類的群體意識.

你們的家中也有一定的群體意識,因為總有人在房子裡說話 - 而這,就是他們的群體意識.

JOHN:那是他們的本地群體意識.

DATRE:是的,那只屬於這一個房子中的家庭.因為能量波存在於不同的邊界中,所以這能形成不同種類的群體意識.還有你們的工作領域 - 為什麼有人願意為某個公司工作而不是另一個呢?這是因為在那個公司或星球或其它任何地方工作的個體所說出的"語言"- 那些語言都具有"不同"的能量模式.有些公司的能量模式非常分散,沒有凝聚力.如果你能夠感知這些能量模式,當你走到這些公司的門前時,就會覺得自己好像從各個方向被"轟炸",因為那兒沒有和諧,到處都是"轟","轟","轟"...接著你走到另一個公司裡,感到平靜與和平,因為在那裡工作的人的語言思維模式的能量流動多多少少都處於同一個方向.換句話說,他們是全心全意在一起工作的,而不是"發散".

你們這裡有房子,公司,學校,圖書館,還有加油站 - 這裡有著各種各樣不同的事物,但由於被說出的語言(口語),圍繞著它們就會建立起一種群體意識.因此讓我們這樣講:說出的語言(口語)能建立出小小的"能量容器/能量包".

現在舉個例子:你能在鄰里周圍找到一個由15棟小房子組成的區域.你開車到那裡,感到十分平靜.這與那裡人們的長相,穿著,房子的樣貌等無關.這是那個地區的人說出的"語言"讓你感到平靜.你也能進入另一個由15棟小房子組成的街道,而那裡的能量卻讓你感到發瘋,因為那個地區的人有著"暴力/不穩定"的本質.他們說出的話語非常"苛刻",攜帶著容易"傷人"的特質.那裡的生氣與憤怒具有一種不同的能量波模式.一旦你開車進入,那些發散入不同方向的能量"強度"會讓你感到無法應付,你就想馬上"離開"進入別的地區.

群體意識將呆在那些地區直到某些東西發生改變,而唯一能改變它的就是:"想法/心念"和"住在那些地區的人們說出的話語".

現在我們再回到第一組由15個小房子組成的平靜地區.假如其中有一半人搬家離開,再讓另一半帶有非常暴力與發散能量的第2組人搬入,你就能發現這2個地區的群體意識會自動改變 - 很簡單,因為平靜的能量與發散的能量混合在一起了.所以你們將擁有更多這2者的結合,呈現出更加平穩的狀態,而不是一個非常平靜,一個非常暴力.

或者使用你們的膚色打個比方.一個黑人男人與一個白人女人結婚,生下的小孩不會"黑"的如黑人那般黑,也不會"白"的如白人那樣白.這裡所發生的是:群體意識混合存在於你們的所有地區,城市,公司,學校等等,那兒總有一個群體意識存在於整個城市地區之中或之上.所有能量都從這些不同的地區合併,因此一個國家內所有城市的群體意識結合在一起都會形成一種凝聚力.當然,在這個比喻中,它並不僅僅指黑與白,但你們能夠從這個比喻中獲得啟發.你可以從一個國家進入另一個國家,感覺住在那些地區的人們的不同思維模式.

JOHN:就好像剛才那個不同社區(15個房子)的例子.

DATRE:是的,是一樣的.只是這次是國家,處於一個更大的規模.現在,有人說在你們大多數人居住的美國周圍有一定的"氣場".嗯,你看,這只是你們在物質層能夠與之關聯的方式.你們說它擁有一定的"氣場"或一定的標誌/符號/跡象,或星座等等,你們使用不同的文字去描述它,但你們真正所描述的或試著想給它解釋的是"思維模式".

你們甚至能在其它一些更小的國家,比如:義大利,法國,德國等等,這些國家中都有你們稱之的一定的"風味/味道".那些在這些國家中到處旅行的人們就能"感覺"到這些國家中"風味/味道"之間的區別,而這些"風味/味道"就來源於住在那些地區的個體們的群體意識.

這是我能回答的最接近的解釋了,能夠幫到你們嗎?

JOHN: 我認為相當棒.

DATRE: 好,好,我們繼續.

問題: 群體意識如何影響我們個人的感知?還有做為一個群組,我們同意一起以某種方式去感知它,群體意識也會對它產生影響嗎?

DATRE: 嗯,這完全取決於你自己.這也是我們曾經說過多遍的: 你是想繼續呆在群體意識中被推來推去? 還是你想成為"真正的你"所是? 這與你住在哪裡,在哪兒工作,穿什麼,吃什麼等沒有任何關係.重要的是這個在物質化身中的"你"到底想做什麼?

現在,那兒已經有太多重複,因為你們星球上的大多數人都太懶了,懶得"獨立思考"或做任何不同的事情.從群體意識中拽取資訊非常容易,因為群體意識就在那兒.而要超越那一點是需要花費一些努力的.那些住在某些地區的人們,他們住在那裡...你會問:"為什麼他們住在那裡?" -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說:這都將由個體"自己"改變,而"只有"那個願意去找出他們真正是誰的個體才會做出改變.

比如一個在貧困中長大的人,他成長在有著殺戮和槍擊事件的街頭.那兒還有各種各樣的毒品,這個個體沒有錢.但是,他說服自己不會呆在這樣的環境下,因為他想要比這更好的.他在尋找自己.如果他呆在這樣的環境下與別人一樣生活,就無法找到"自己".所以他開始尋找"自己",並找到了一條離開這個環境進入另一個環境的方法.那兒"總會有"辦法的.標誌/線索一直在那兒,都取決於你是否想與之工作.

你看,不會突然有人遞給你一對翅膀說:"okay,現在你是個天使了!" - 那些能做出"主動行為"的個體,都是那些願意出去看看並推動"自身"極限,真正找到自己是誰的人,而不是跟隨別人的行為行事.

問題:我們應該如何避免群體意識的影響,從宇宙心識中獲取資訊?

DATRE: 你不需要"避免"什麼,你們住在其中.你能住在群體意識中同時也成為真正的自己.而你住在群體意識中並同時從宇宙心識中獲取資訊的唯一方式是:開始"知曉"你真正所是!如果你"不知曉"你是誰,就沒有辦法與宇宙心識工作.因為宇宙心識,即使在你們的泡泡中...你們要先從你們泡泡的心識中獲取資訊,然後才能進入宇宙心識 - 而那全部都是"符號".你們無法一下子突然學會解譯符號,因為這是一整個完全"不同"的理解方式.

要知道,它只會發生在...就好像其它一切事物,比如一個空手道大師是如何成為"黑帶"的?他可不會只坐在椅子上觀看別人摔跤 - 而這也是你們閱讀Datre傳導資料時需要知道與"期待"的事情.你們已經在被我們稱之的"靈媒社區"中呆了太長時間."靈媒社區"中的資訊基本上都來自"死亡地帶"."死亡地帶"不會"鞭策"你去找出"真正的你"是誰."死亡地帶"喜歡告訴你們這些那些事,雖然我們也喜歡告訴你們一些事情,但我們認為我們需要"鞭策"你去找出"真正的你"是誰,因為這才是真正重要的. 除非你先知曉你是誰,你才能去到任何地方或做任何事情.

那兒有一種"知曉",一旦你開始獲得這種"感覺",就能從那一點開始工作.這不是你能夠買賣或交易的東西.這是你在物質結構中與"真正的你"合作.

問題:我住在一個四周有幾十個電視廣播塔的地區.這些塔傳輸高達50000瓦的電力.我擔心這種能量可能對附近的地區有不良影響.請問是這樣嗎?

DATRE:好吧,你想尋找什麼呢?如果你想尋找一個問題或麻煩,想把它當做一個催化劑/刺激因素來使用的話,很好.你看,John與Aona就曾經住在這樣一個地方,他們稱這為什麼呢?

JOHN: 高壓線路

DATRE: 是的,還有那些大箱子......

JOHN:變壓器

DATRE: 他們房子周圍3邊都有變壓器,只有一邊沒有變壓器和那些各種各樣的線.現在,有人說:"噢,你不能住在變壓器周圍6到8英尺內,那會殺死你的" - John與Aona在那個有著巨大變壓器的路口住了1年,完全沒有打擾到他們.你看,這有什麼關係,如果你"不是"在尋找一個"問題/麻煩"? 這才是區別.

JOHN:記住:沒有受害者.

DATRE: 是的,沒有受害者,絕對沒有! - 但你們說:"就因為這3個變壓器,他們可能會生病,可能會死掉!" - 不,非常簡單,因為那"不在"他們的思維模式中!你看,你們所做的事情...就好像你們的電視;爬進Aona體內觀看電視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電視裡說:你不能吃豬肉,不能吃牛肉,不能吃雞,不能吃魚,不能吃水果,不能吃蔬菜,你不能...如果你真的像這樣聽進電視裡說的每一件事情,閱讀與吸收你們報紙中所講的每一件事,那你們現在就什麼都不能吃了,因為那些食物全部都被污染了!

你們從其他國家進口水果,這些水果都在"不利的條件"下成長.什麼是不利的條件? 你們現在的土地中充滿著各種殺蟲劑與農藥,你們甚至都不知道好的食物到底嘗起來是什麼味道.但是,當然當然,水果都必須來自其他國家.

你們不斷,不斷尋找問題與麻煩,以便讓自己成為某種受害者.你想成為什麼樣的受害者呢?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可以成為一切事物的受害者...

JOHN:也可以不是任何事物的受害者.

DATRE: 這都取決於你想做什麼.當然,如果你的身體有點什麼問題,你就一定得吃藥嗎? 現在,我能肯定地告訴你:John與Aona那天晚上就為此大笑.如果Aona的身體每次發生點什麼問題就要吃藥的話,那她就將"昏昏沉沉",甚至不在這個星球上了.我想她就只能看著另一個像她一樣使用這個物質身體的人了.

為什麼?因為我們能進入她的身體觀察這裡發生的事情,這就是區別.她是一個"實驗品".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實驗品的,因為如果她只關心她的身體,害怕痛苦與疾病,那她可能早在幾年前就死掉了.所以你看,這都取決於你的"思維/思想"在哪裡.

現在,她生病時會發生什麼呢? 那就生病唄!她會做什麼? 如果你生病,你會做什麼呢?服用什麼藥,什麼抗生素? 對Aona來講,她大概會喝很多水,因為她的身體在發燒,但她知道這些發燒是怎麼回事.如果你從未生病過,那你的免疫系統該如何增強?因為感冒發燒就讓你不斷抱怨?試圖想避免它?為了提高免疫系統,身體必須這樣.你們總是不斷在提高你們的免疫系統,如果不生病的話,你們的免疫系統就不會工作.所以,如果身體不出點什麼"毛病",你們就沒有可與之工作的東西.身體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儀器,可你們卻對此一無所知.Aona也對此一無所知,但是當生病了2周之後,她還會呆在床上嗎?不,她會起床!她也很痛苦,也不喜歡所發生的事情 - 她病的非常非常嚴重,但她會吃什麼藥物嗎?不會!她會吃什麼食物呢?與往常一樣!

當你處在這種不舒服的狀態中,你能學到什麼呢?你在學習它嗎?Aona就從中學到了很多.她這樣經歷了很多年,經歷了很多你們沒有經歷過的.但是,她"知曉"與理解.假如不理解,她將如何成為那個她想成為的人?你們必須"覺知",必須"覺知"什麼在發生.在你的身體"內部"與身體"外部" - 都是體驗.也許那不是你想要的,但如果你能從中學習,那就會是它的全部.就好像Aona所講:"我不會浪費它,不會浪費我生活的這一生!" - 而像其他"平常人"一樣生活,不管"別人"告訴你什麼都不要以"真正的你"想要的方式生活...這些都是群體意識. Aona"知曉"她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也許別人告訴她:"你應該去看醫生,你應該這樣做,應該那樣做..." - 她完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換句話說,這也是"什麼都不做" - 她觀察這個過程.如果她不斷用吃藥來"麻醉"影響身體,那她將如何知道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問題:我的家人所喝的過濾水中含氟,因為過濾的過程無法移除氟化合物.公共研究認為,這些化合物對身體的益處大於害處,但我還是為表懷疑.考慮到Datre所說的要喝大量的水,請問氟化物是一個問題嗎?

DATRE:如果你認為它是,它就是,就這麼簡單.如果你每搬到一個新城市都要買水喝,因為你是如此相信水管中的水會讓你生病的話,Okay,沒問題.你看,這就是在那些污染地區發生的事情:人們如此說服自己,認為那是水源或土壤中生長的作物讓自己生病.這裡的一切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染".但是,如果你"認為"那是一個問題的話,它就肯定會成為"問題",因為那是一個"思想/思維"...一個由你在"恐懼"的任何方向上建立起來的"思維模式",而這就會導致這些結果.

如果你害怕吃草莓,認為自己會像別人或你的某個親戚那樣得皮疹,那你就會得皮疹.你看,頭腦總會給你"你"想要的.當你說:"我害怕得皮疹"時,頭腦就會說:"哦,好吧,那你就得皮疹吧" - 頭腦就會為你提供皮疹. 你們並不"理解"這點.無論怎樣,就是這麼回事.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說:"觀察,成為一個觀察者" - 如果你說服自己相信氟化合物不利於你,那你就對自己說:"噢,我可真的不那麼認為" - 這樣你就不會被說服.你們真的不清楚那些來自於你們存在深處的:"我要想盡一切辦法不喝這些水"的思維模式,就這麼簡單.但是,如果你來到不同的地方且從來不"認為"那些水被污染了的話,那水就不會被污染,因為你沒有將這個資訊喂給大腦.一旦你把這些資訊喂給大腦,它就會呆在那兒跳起來咬你,除非你能改變你的頭腦模式.

JOHN:這是Kevin的最後一個問題了.

DATRE:好的,謝謝你,我們是Datre~

 

轉載自--http://www.heart111.com/transcripts/598-datre-2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是光是愛是無限 的頭像
是光是愛是無限

第五密度新人類

是光是愛是無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