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a385c331bef3a7576e106b0afa7e6 fb87859671652ea79e3edec88c059fca 7ee4a095e101b59b2522b048ff27ecfe

 

(QingQing注:

自從上篇[DATRE中文版199]後,我就在想:"嗯...那麼[英文版199]在哪裡呢?"

查閱得知:原來英文版199就是我去年2014春遊之前翻譯的最後那篇文章 - [DATRE中文版174] 

後來在開啟春遊之時,我就遇到了馬年MH370飛機"失聯"的群體事件. ----  參考日記: 2014/4/7: {Q - [2014春遊記1]-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哈哈,我不是來"幫"你的,我是來讓你糊塗糊塗的~" - 摘自Q注[DATRE中文版174]

所以這回的"數字遊戲":

既然我又跟著"九九歸一"回到MH370,而上一篇又是QZ8501,那麼在馬年我所關注的3場飛機群體事件中:

MH370+MH17+QZ8501 ===> 370+17+8501=8888

=> 8代表合;4個8; 4*8=32

現在,我不得不簡而言之: 總之在上面那段數位資訊中,包裹了我的姓名,年齡,還有更多更多.....

所以今天這篇[DATRE英文版32]翻譯完成~

有趣的是,我發現這篇32居然又是回答來自John W的問題 - 哈,為什麼上次查詢時我沒有查到呢? - 參考文章: [DATRE中文版198]
而我(們),又是誰呢?
====================================

囉嗦完畢,正文如下:

Datre回答John W的問題:

問題:如果一個人的生命火花能像賽斯那樣進入大宇宙中的話,那麼他與存有(Entity)之間是什麼樣的階段關係呢?

(QingQing注:在此我決定沿用賽斯書中的翻譯,把Entity翻譯成"存有".關於"存有"的更多內容,正好可閱讀[DATRE中文版132],也正好是John寫的一篇文章)

DATRE:好,你看,讓我們這樣講: 存有能夠發送出無數小小"感受器/觸角"進行體驗,而這些小小感受器就是:"真正的你" - 這樣你就能將資訊帶回,因為存有無法將一切變慢以便瞭解.或換個方式講:存有就像是一個非常"平靜的容器".

現在,當你達到"知曉"你的夢境的那一點時,也就是說你不需要閱讀書籍或讓別人來為你解夢(別人只能從他們的角度解譯)時,你的"夢境"時刻與"清醒"時刻就能進入連續的流動中,不再有區別了.而你,在那一點上,就已經發展到無需附著在一個"母親存有/母體"上.你不再需要一個養育者,你已經可以"自我包容/自我掌控"了.你不僅僅是個容器,也是被包容的那一個- 你將成為一個完整的包裹.接著你就不再需要一個存有了.

現在,你們可以以小組的方式從一個地方進入另一個地方.換句話說,當"重生"發生時,這個星球上的大多數人都會"揀選"一個存有,從這場"體驗"進入另一場"體驗"中.所以你們無需擔心,因為那兒將有大量的存有.存有們能夠包含很多的你們.

目前在這個星球上,那兒還有極少數個體能夠在"這一生的表達"中達到他們努力的目標-也就是說,他們不再需要任何東西或任何人,他們自己就是一整場遊戲.達到你就是"整場球賽"的那一點:你是坐在看臺上的觀眾;你是球場上的球員,你是裁判,是教練,是整個所有的一切.當你能覺知到你就是這整場球賽時,讓我們這樣講:你就自由了.

現在,這個星球上的某些人擁有過那種"短暫"的知曉體驗 - 但還沒有達到能夠完全維持住物質結構的物質"現實世界"的那一點.這也是來到地球上的新能量能夠"幫助或支持"你們的其中一件事情.因為你的振動頻率越"高",當"那個"覺知變成一種"模式"時,讓我們這樣講,你就能夠維持住你的物質現實世界.最後,當達到那一點後,你就不再需要玩這場遊戲,不再需要上臺演出了.因為你知曉自己同時是個演員,是個導演,也知道自己正坐在觀眾席裡,所以還需要玩什麼呢?你就不再需要這場"體驗"了.但這可不是"遺忘",它將被包含在屬於你自己的"美麗"包裹中.

JOHN:我有話想說.按照你們的說法,也就是說賽斯已經發展到不再需要一個存有的階段?

DATRE:是的!他已經不需要一個存有了.

JOHN: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再與存有有關聯,因為那一整個關聯已被超越了.

DATRE: 是的.他是 - 你們都在談論"我是" - 但你們沒有覺知到這2個字的全體性.但是,如果你想用"我是"和"知曉我是"去描述那個構造,那麼賽斯的振動能量就是我們可以用來描述與參考的.有人問:"為什麼賽斯可以在這裡來來回回?" - 因為他沒有在這個星球上"物質化";由於能量結構的緣故,他無法做到這點.他能將自己全體中的"一小部分"帶入這個星球上的個體中"互動",經過訓練才能在這些能量之間來回協調工作.

問題: 請問那些組成Datre的成員是否都會以一種"簡單"的存在體(Being)開始,然後慢慢進化成他們現在所是的樣子?

DATRE: 不一定.那兒有很多不同"種類"的個體.我是說那兒有很多不同種類的個體從來沒有到過物質層.換句話說,他們從來沒有進入過任何形式身體的體驗,因為那不是他們渴望的,他們會選擇其它種類的體驗.現在,當那些進入這個"傳導者"身體的成員能夠通過眼睛"看"並獲得美妙的體驗時,他們就會像這個星球上的人那樣到處"唧唧嘎嘎"談論,因為這可是他們無法想像的事情.有時他們會進入...你會發現他們在進入與離開之間有一個"間隙",有個遲鈍或猶豫的"間隙".你看,只要這個傳導者沒有"不允許"我們;或者這樣講:如果他們想進入這裡"偷看"一眼發生了什麼,他們是被"允許"的,只要這裡還有其他個體能夠"監視"他們的振動就行.因為高振動會生熱,所以不得不被監視.Okay,希望這些內容能回答這個問題.

JOHN:我認為我們在物質層中的難點之一是:我們總認為"發展"模式只能遵循物質層中的發展,但物質層的發展只是無數途徑中的一個途徑而已.

DATRE:這是正確的.即使在"你們"的宇宙中...你看,一切都是體驗.好吧,我給你們舉個例子:因為我們剛剛吃過晚飯,身體正忙於消化食物,所以現在是與這個傳導者工作的"最好"時間.Okay,我們現在說:"一個土豆" - 然後你們會問:"嗯?一個土豆能體驗到什麼呢?" - 土豆能體驗到什麼有什麼關係呢?它只是在體驗中.它在地底長大,無法看到你們白天的亮光,但不意味著它不以某種形式進行體驗.因為一切都是你們在這個星球上稱之的"生命".接著又有人說:"哦?土豆有生命?那這樣的話我就不敢再去吃土豆了" - 好吧,如果你那樣做的話就會餓肚子.因為這裡的一切,包括你們"呼吸"的空氣,都是生命的某種"形式".它們都是一種"存在",而為了要有一個"存在",它們就要採取一種生命形式而"存在".

JOHN: 那是這個現實世界的共生關係.

DATRE: 正確.

JOHN:通過吃土豆,我們就能讓它們曝光於它們以前沒有曝光過的其它振動頻譜中.

DATRE: 是的,當然.你能想像一個土豆是怎樣被切成碎塊,再被吞下,然後通過消化系統,從體內排出嗎?最後它們又被水沖到其它地方 - 那都是體驗.還有人問:"嗯,那我們能否將土豆帶入其它的星球中呢?" - 如果你把那個振動帶入其它星球,那你就不會有土豆.我知道這樣講會把大家搞糊塗,但是在困惑中,就是你開始想辦法為自己解決問題的時候.若我們無法完完全全讓你們困惑著說:"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那我們的工作就沒有做好.因為只有在"混亂"中你們才會試圖去解決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有人會陷入所謂的"困境".OK,第一,你不是被"抓入"困境中的,因為只要你想擺脫它,隨時都可以.假如你變得越來越來越來越困惑,直到終於願意放下它說:"好吧,我受夠了!我已經鬥爭過了,不想再鬥了!" - 而這時就是你能讓物質頭腦離開的時候.接著,也許你就會獲得一些"新的想法/心念",讓自己進入一個不同的思維模式振動中,使事情迎刃而解.然而對於這個星球上的個體來講,這是一件最最最難做到的事情,因為你們一遍一遍又一遍不停做著同樣的舊事,已經延續上千年.就好像你們試圖在浴缸中調轉一艘戰艦.所以如果我們能讓你們感到"困惑",你們就會取得進展.

問題: 請問物質層中的"重生",它的整體進展效果將如何?從你們的角度看,時間是同步的,所以重生是否會達到預期的效果?或者我是否該這樣問問題?

DATRE:重生將會發生;但我們不關心結果,不是我們所關心的.我們是重生的觀察者,而你們是重生的"參與者".這裡的差別是:你們將以什麼樣的"途徑"接近或進入"重生"的整個狀況中呢?那都將由"你"自己來決定,不是你的丈夫,妻子,或孩子,鄰居或其他人.在你們的星球上,我們能看到的一個最"困難"的事情就是"釋放".你們說:"我想離開這個星球,不想再呆在這裡" - 嗯哈,可我們沒有看到你們移動一點點!雖然你們想去做別的事情,可你們卻在這裡呆了上千年,而你們在這兒所做的事滋生了你們的"恐懼".面對探索,你們感到"恐慌".

現在,那些在這個星球上對探索感"興趣"的人- 我們不是指那些對天空中或其它機械設備感興趣的人,而是那些對探索"我是誰"有興趣的人 - 要知道,展現與尋找"你真正所是",將會嚇壞很多人.因為你們沒有"覺知"到"真正的你"所包含的巨大力量...你能改變境況,扭轉局面,做你想做,然後開始在其間玩耍.有人說:"噢,只有那些有錢人才能到處去遊玩" - 好吧,可他們不"知道"那還是他們為自己撰寫的"劇本",他們只是在白天的物質層中上演出來而已.他們不知道那些在這個星球上真正"玩耍"的人是那些"知曉"他們在為自己撰寫"劇本"的人.那些在遊戲中真正玩耍,懂得"探索"的人,正在等待"重生"進入一場新的冒險旅程中.

物質身體並不必要.你看,我們可以在沒有物質身體的情況下體驗很多事情.你並不需一定要個物質身體.事實上身體相當累贅.那兒有很多事情去學,很多事物去探索,但你並不需一定要"拖"個物質身體.你能去"觀看",但不需成為它的一部分 - "因為我已經完成了,我知道物質身體是如何工作的,知道是什麼讓它工作的 - 這才是挑戰!" - 知道是什麼使它工作的,不是為別人,而是為你自己 - 這才是"探索"!

問題: 請問支援我們"固體"現實世界的能量,是那種來自源頭不變的恒定能量還是需要調節與啟動的能量?為什麼在你們眼中,我們看起來是閃爍不定的?

DATRE:這裡所發生的是:"沒有任何東西"是恒定的.第一:沒有什麼東西永久不變;如果任何一個東西停止運動,它就會被徹底擊潰.它不能停止,因為那才是我們所在的宇宙- 不是這個小小宇宙,而是大宇宙.在大宇宙中,能量在不斷在運動中.

現在,你們只熟悉你們的"粒子"能量,對"波形"能量卻不熟悉.這也是為什麼有人決定"隨波逐行"時,會發現這是一種很難言語的事情.你看,當你開始在物質層使用"波形"能量時,雖然難以言表,但這卻是許多更宏偉的事件開始發生的時候.你開始"意識"到你的身體不再僅由粒子能量組成,同樣也包含了"波形"能量.你開始"體驗"波形能量.那兒還有些人甚至能夠根據他們的"願望"轉換"粒子"能量.也就是說,將"粒子"能量推到或放置一邊,帶入更多"波形"能量.

這時就是他們開始變得成為你們所稱之的:"無形"的時候.他們依然會運作,但卻是在"波形"能量中,不是粒子能量.而這也將是一場偉大的"探索",是樂趣開始的地方.因為當你能那麼做到時,即使只在"波形"能量結構中經歷很短一段時間...或者這樣講:你們問:"什麼是牆?" - 牆是粒子.當你變得越來越成為更多的"波形"能量時,就能"穿過"粒子能量.所以你看,這將是一場非常有趣的體驗.

但這並不意味著你不得不出去辭掉你的工作,坐在那兒冥想等等.問題是:你要能在物質身體中"放鬆",不要與進入的新能量"打架".因為新能量將會"支持"很多"不同"的事物,包括"思維"模式的強度.然後當你達到開始與新能量工作的那一點時,就能在物質結構中發展出與你們一起工作的"第3腦".

你們認為你們的頭腦由2半部分組成,可你們不知道的是:你們的整個身體都是一種類型的"腦部"結構.你們的腿,手和整個物質結構都是一種"腦部"運作的"類型",而你們對此卻一點也不熟悉.無論如何,當新能量開始進入時,你們從這裡獲得一點想法,那裡獲得一點主意,然後開始以"不同"的方式進行"體驗".

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那兒有極少數人處於長矛"尖端"上,他們比其他人更早經歷這些"改變" - 事實上,在大眾群體剛開始體驗這些事物之前,他們就已先經歷多年了.各種抑鬱等等開始在他們身上發生.雖然他們也記不清楚,但多年來,這些事情確實已在這個星球上,在以物質形式行走的人們之間發生.

那些人已經在新能量下經歷過相當長一段時間,所以現在進入的新能量不會在更大程度上影響到他們.讓我們這樣講,那兒有人足夠瞭解自己,因此他們就會走出去,自願成為物質層中領跑的"先鋒",以便使我們"觀察"這個物質層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有人會說:"哦?我的身上發生了好多悲劇.我的腳在燃燒,我的頭劇疼,我這裡如何如何,那裡如何如何等等" - 好吧,你可不是那個唯一的人.要記住:那兒還有人已經經歷過這些了.他們已經體驗過你正"開始"要體驗到的這些事情.

當然,你並不需牽著別人的手走.要記住:群體才是追隨者.那些"知曉"自己是誰,並進入物質層中的人說:"你們需要那些實驗用的小老鼠嗎? 好吧,我們可以當你們的實驗小老鼠,因為我們知道即使物質身體不存在也不會影響我們.沒什麼大不了.沒有物質身體,我還是我,我是我所是" - 你看,那些人必須擁有"知曉"才能夠這麼做到,而且確實有人在這麼做.

所以不要認為你是孤單的,你不是.但問題是: 這個星球上的很多人還在認為自己是"身體",因此他們將變得非常不舒服.這也是我們一直不斷強調的內容:Ramtha講過,Seth講過,現在我們還是繼續在講.內容沒有改變,重複了成千上萬年,都是一樣的,這都是體驗.不過現在你們終於有"機會"找出你到底是誰了 - 或者說,開始乘風波浪!

你看,如果你們觀看一個飆網者不斷與海浪搏鬥,他不斷搏鬥,搏鬥,搏鬥,搏鬥,直到能走出去.所以你說,他的"興奮點"在哪裡? --- 就在海浪的尖端! 而在那之後,就是下坡.

問題: 我對現在出現的各種各樣的小生物非常感興趣.請問這些小東西來自於與我們星球重疊的更高頻率的地方嗎?我的妹妹還想知道那兒會不會有可愛毛茸茸的紫色眼睛小生物?

DATRE: 嗯...你們不會有那種紫色的小東西,但會出現很多新的物種.比如斑點貓頭鷹就是一個新物種,而不是快要滅絕的.你看,你們當中還沒有完全準確的物種記錄大全.這個星球上有很多物種極為"相似",那是因為一個動物的振動,比如魚的振動或鳥的振動都能在這個星球上顯現或展現出一定的特徵.

所以你們有"斑點"貓頭鷹,有很多不同種類看起來相似的貓頭鷹.但由於沒有人留意它們,直到有人發現幾隻時,就說它們快要滅絕了,而不是"新"的物種.

同理,這與發現"海洋生物"是一樣的.因為你們從未"見過"它們,就認為它們是"舊的".為什麼它們不能是新的呢?為什麼你們的思維模式總是處於這個方向:認為那是快要"滅絕"的,而不是來到這個星球上的"新"物種呢?

我認為這與你們的"死亡地帶"有關.因為你們總是考慮"消亡/死亡",所以就無法想像它的另外一面,無法考慮那是可用來探索與研究的"新"東西.

JOHN:我們都傾向於認為所有的造物都是很久以前就完成的了.

DATRE:好吧,可我有新的東西想讓他們知道.

問題: 據說地球上動物的身體成分容易對能量產生更大的影響.我想知道這是否意味著:素食和肉食?或者這是身體出生前就已經被決定好的?

DATRE:那是個體在出生之前就已經決定或預期好的.這與你們吃什麼沒有一點關係,這是:"你是什麼?" - 你看,這是一件非常難讓你們覺察到的事情.你們往全息圖"構造"中"填充"地球物質......你看,你們總喜歡殺死細菌,不停清洗,清洗,清洗...想要非常乾淨的東西.當然,這也ok,但問題是:你們的身體是由地球上的物質組成.那兒必須有能夠構建的"東西",比如水,才能造出身體.換句話說,你們將水填充到身體的全息圖中,同時使用空氣中的氣體使它運作起來.對於那些還沒有過物質層體驗的存在體來講,這是一件非常迷人和有趣的事,但這屬於另一個話題了.OK,言歸正傳:你們現在進入物質層學習如何在這個星球上生活.這是你們的星球,學習"尊重"你們的"身體"尤為重要.在這個時期,不需要去擔心身體的成分,因為現在你們還有太多事情足夠讓你們去處理的了.

問題:最後一個問題來自John.他首先有一段前言,他說:"如果我的理解是正確的話,當我們觀察某件事時,我們實際上是把自己的一個象徵性版本投射到這個物質現實世界的藍圖中.所以越瞭解自己,我們的現實世界也就會變得越美好與宏偉.若是這樣的話,如果隨著我們對自己理解的加深,物質現實也會變得越來越生動,那我們為什麼還想要離開這裡進入其它現實世界呢?"

DATRE: 是的,它會這樣發生.當你成為一個觀察者時,無論那是什麼,是好,是壞或沒有差別,一切都是體驗.如果你能夠以體驗的方式去看待並理解,那麼它只會變得更美好與宏偉.問題是:你們在體驗中進入的"圈套",來自于你們基因中的"模式".你們"害怕"自己不是那個能夠"生存與死亡"的身體,可是只有身體才會生存與死亡. 你是"不會"生與死的!你們只是將自己"保持"在這個被稱之為物質層的環境中.目前能夠"出去"的方式不是所謂的"死亡",因為在死亡中,你只留下一個"全息圖".而"這一次"能夠出去的辦法是:"重生"!

"重生"才是你們的釋放,釋放你們進入"全新"的體驗中.根據"你"對物質層現實的理解和你對"你"自己的理解,將決定你所去的地方.因為你的振動會隨著你的理解/領悟改變,而你的理解/領悟只來自於那個小小的"聲音":"喔?原來是這麼回事!原來它是這樣工作的" - 這才是你的領悟.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嘗試創建一個"流動框架"而不是"固體結構".記得我們以前曾說...

JOHN:那兒根本沒有"流動結構"這種東西.

DATRE: 正確!你看,你們總認為自己是固體,但你不是!為了物質層的體驗,你們不得不催眠自己,讓你認為自己是固體 - 然而"一切"都是相當的"流體".這也是為什麼在一個"流動框架"中,你能夠構建它,改變它,修改它,保留你想要的,丟棄你不想要的,都沒關係.可是,如果進入一個固體結構中,你就會說:"如果我做這個,這個和這個,那麼那個就應該發生" - 這就是"固體框架".這也是為什麼你會發現現在越來越多的個體不願再進入"固體框架"中-"我想做我自己的事情!" - 這句話你們聽過多少遍了?

Okay,但那不是我們想說的,我們的主要目的是你們的"信念"結構.你的信念"結構"是一個固體結構?還是一個只要你"願意"就能在任何時候被改變的"流動框架"呢?若你在"流動框架"下運作,你就有能力不斷,不斷,不斷去改變它.接著有人就會走過來跟你說:"我怎麼記得你以前相信這個和那個呢?" - 好吧,他們希望你還是與10年前一樣有著同樣的信念.不,不可能!你能在眨眼間"改變"一個"流動框架",因為你已經達到了理解的另一個高峰.

事實上,你們多多少少都經歷過高峰與低谷.你們還沒有達到過直接往前走就能出去的那一點.在你們的每天中,你們還有那些進入"高點"和進入"低點"的日子.在某種程度上,這也與來到地球上的新能量有關.因為能量擁有振動,當你開始吸收它時,振動越高就越容易在物質結構中生熱.有時你會發覺自己好像在"燃燒".你走到鏡子前,你的身體,臉部,手和脖子都是紅的.

這就是你的身體"脈動"在吸收新能量,因為高振動會發熱.你們都知道能量能夠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就好像一個火爐,如果你打開火爐,能量通過火爐就會馬上變熱,對吧? 微波爐也是一樣的道理.任何能夠生熱的物體都擁有高速率的振動.所以身體也是一樣.有人身體發熱後就會說:"哎呀,我發燒了,我又感冒了,我得了這個和那個" - 其實沒有必要.如果你能放輕鬆,任它流動,很快就會好轉.但如果你關注在它是"不好或錯誤"的焦點上,你就回到了一個"固定結構"中.而那個處在"流動框架"中的人卻會說:"我現在在發熱,好吧,不過沒什麼大不了" - 然後他就繼續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因為他知道發熱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去留意那些事吧,因為在能量持續增加的日子中它能夠幫到你,肯定的.還有更多問題嗎?

JOHN:沒有了,就這樣.

DATRE:非常感謝你們.我們以各種不同的方式重複了多遍,就是希望能讓某些個體在他們的體內達到"平靜"狀態,並去"覺知"到:做為一個個體,你就是這整場戲,整場球賽. 你在晚上撰寫自己的"劇本",再給予白天的物質結構.你踏入體內,"引導"自己一天的生活,但這一切只能在你進入"放鬆"的狀態下才能做到.你不能與之"抗爭". 即使在每天最繁忙的時候,也要放鬆,依然要在"放鬆"的狀態下運作.

沒有任何人會導致你的問題,或給你帶來壓力等等.因為如果你不想讓一個個體或境況把你搞得心煩意亂,那它就不必要.你說:"我不在乎看到那個畫面" - OK,那就帶入另一個吧.這樣的人,是那些能站在繁忙的街道或人行道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然後在他的物質結構中繼續走自己的路,做需要做的工作,並不對此感到心煩的人.一旦你能開始做到這點,你就將知曉你是誰.因為你必須知曉"你是誰",並對此擁有足夠強的"信念".你們需要這樣一個"信念"才能去"理解/領悟", 而這個"信念"就是: "你是!" 或 "我是!"

謝謝,我們是Datre~

 

轉載自--http://www.heart111.com/transcripts/596-datre-20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是光是愛是無限 的頭像
是光是愛是無限

第五密度新人類

是光是愛是無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