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與取悅



Copyright c 2003 L/L Research

譯者聲明

: 這份資料來自於美國/光研究中心(L/L Research).

這篇譯稿經過譯者的主觀篩選與改編

.

有心人若渴望閱讀

100%Q’uo演說, 請前往L/L網站尋找à

http://www.llresearch.org



週日冥想



2003年五月4


小組問題

:

Q’uo, 今天的問題是: 請詳述服務與取悅的差異. /光研究中心的傳訊抄本多次提到它們, 卻沒有多做解釋, 彷彿我們早就知道似的. 所以, 我們感謝Q’uo告訴我們服務與取悅的差異.



(卡萊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悉的Q’uo原則,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在的服務中, 我們存在.


我們十分感謝每一位允許我們分享這次的冥想, 感謝你們在忙碌的時程中撥出時間與能量來到這裡尋求真理. 我們樂於同你們分享我們的想法, 關於你們這次的問題: 取悅他人與服務他人的差別.


無論如何, 我們請求你們每一位在聆聽時運用個人的辨別力, 因為我們提供的內容可能部分有幫助, 其他部分則沒有; 我們很感激你們只接受那些有共鳴的話語, 允許自己忘記其他部分. 因為我們不想要成為任何人走在進化旅程上的絆腳石.


當我們凝視這個有趣的問題, 這個器皿(卡萊)的記憶中有許多早年的事蹟, 她在那個時候多次嘗試提供充分的服務, 卻自己評價為不成功; 這樣的記憶來到我們面前, 我們將以此做為這次論述的開端.


這個器皿一直以來的中心關注都是如何去服務, 她關切的程度超過你們星球的一般水平. 她的童年以你們文化的標準而言是不尋常的, 因為這個器皿比一般小孩有著更多責任, 並飽受各種義務折磨, 相當於一個大人承受的義務. 這是因為她的家庭環境、雙親的職業等緣故. 結果是, 這個器皿恆常地服務他人: 執行看顧嬰兒、烹飪料理、打掃清潔等家庭勞務.


無論如何, 這個特殊的器皿享有雙親的陪伴, 他們十分地聰明, 天生的批評家, 同時由於生活型態的關係, 經常處於毫不清醒的狀態; 於是這個器皿得恆常地服務, 也的確服務得很好, 然而, 父母總是恆常地告訴她做得不好, 在他們看來, 她做的事沒有一件是”令人滿意”的.


於是, 這個器皿長大以後花了許多年工作自我, 有意識地返回童年, 安慰與鍾愛那個小孩-自我, (她)甚至現在就坐在該器皿的膝上, 終於是一個受寵愛的孩子, 這個器皿以她想到的各種方式去疼愛、照顧這個小傢伙.[1]


誠然, 這個器皿已經發現重新捕捉天真青春與夢想的魔法之秘密, 那就是寬恕自己對孩童-自我曾有的嚴厲批判.


這個治療還是現在進行式, 這個器皿不斷地將她的小孩-自我聚合到自己的心中, 並成為那個十分人性、容易犯錯的卡萊小孩之母親與父親.


當一個實體感知內在缺乏愛, 在思想中返回(過去), 接著進行意識內的工作, 這樣的能力是一種寶貴的資源; 對於想要以最高、最佳方式去服務他人的實體來說, 這種能力十分地有幫助.


現在, 讓我們結束說故事時間, 來到遠方的一座山丘, 我們站在那兒俯瞰形而上的大地, 讓我們一邊橫越它, 一邊討論如何服務的問題.


根據這個器皿如此喜愛的宇宙學, 地球及其經驗可以被稱為一所學校.



地球

是一間美麗、奇妙的魔法教室, 實體們在上頭出生, 接收每一個必須的催化劑為了激發新的思想, 蛻變為一個嶄新的存有, 不只一次而已, 而是一個持續的螺旋進程. 當靈魂完成在世的工作, 地球感激地接受肉體回歸塵土, 接著脫離肉身的靈魂尋找造物主召叫它前往的下一站.


地球

是一間特定種類的教室, 目前行星地球位於第三年級或密度, 在這個年級的主修科目是: “如何去, 如何接受.”

所有課程都與愛有關, 但有不同的線頭去理解, 在愛他人與接受他人的愛之間創造了許多、許多不同的人生課程的選擇, 有些課程重度地與愛的責任、實際地表達愛相關, 有些課程與一種強勁卻無形的催化劑有關, 主旨是抗拒或無法接受愛, 不能懷著信賴與信心去迎接他人提供的愛.


每個實體都有獨特的課程, 並在此生受到謹慎地護衛. 有一個方法可以精確地指出自己的人生課題, 那就是回顧這一生, 開始看見有許多螺旋一次又一次地返回相同的主題.


舉例來說, 這個器皿的人生課題有部分是學習不求回報地付出愛. 這個獨特的課程不只在其親生父母中顯現, 也在她其他的人際關係中出現, 這些關係產生一個相同的主旋律、樂旨、問題, 以促進該器皿的靈性成長.


這個器皿另外一個課題是接受其他人提供的愛, 她已為此做了大量的意識工作.


由於早年催化劑的傷害與挫傷, 沒價值的心態早在卡萊之心中醞釀已久, 造成她缺乏自信, 自我漂離了情感的安全中心, 這樣的實體恆常地傾向自我懷疑, 容易產生沮喪與沒價值的感覺.


現在, 以這個器皿為例, 她在此生的關係都已經過仔細地揀選, 不是為了快樂的原因, 而是因為它們設置一種動態張力, 讓該器皿得以最佳地學習這門獨特的課程. 於是, 她的人生計畫美妙地運作至今. 這些動態關係使得這個器皿一再碰到某種人— 就是一個非常值得愛的人, 卻沒有能力在情感上做回饋.


於是, 這個器皿成為這種人的老師, 他們能夠接收愛, 卻不能回報這份愛; 這似乎是令人苦惱的難題, 然而這個器皿感激地喝下這杯苦酒, 促使她進入靈性的尋求, 在靜默中懇求: 等待並聆聽內在聲音的返回.


一般而言, 要辨識如何取悅一個實體是容易的, 辨識什麼東西可以取悅一個實體是容易的; 因為要取得那個被渴望的東西通常是相當容易的.


所以我們不覺得有需要談論如何取悅他人.


確實, 彷彿是這個文化的傳染病, 只要是生為女性的實體, 就會接受文化與家庭大量的訓練, 學習如何取悅他人.


這個文化對女性的教育著重在取悅他人並且使週遭人感到舒適. 當然, 女性人格在這方面天生就很有天賦.


服務某個人則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 它不必然等同於取悅某個人.


服務某個人不必然要為她或跟著他做任何事.


就根本而言, 服務某個人是一種覺知: 那就是你與服務的對象是一個實體, 你們是合一的, 並且是絕對平等的.


一個的僕人歡慶表象的差異, 然而他將其他人都視為自己人, 知曉自我與其他人都同樣是永恆的公民, 超越時間與空間的居民, 大家都住在一個無限寬廣的宇宙, 同時, 它也與人心的內部一樣渺小.


的確, 從我們的眼界來看, 容我們說, 整個宇宙就處於你們每個人的心中, 而所有的恆星與銀河都真的居住於內在.


所以, 當你坐在毛毯上凝視滿天星斗, 精確地說, 妳同時也在凝視內在的景色.


躺臥於你內在的是無限、祝福、恩典與無限造物者[祂的意識即是一切萬有].


服務與這份知曉是密不可分的, 當一個光的僕人, 也就是神性原則的僕人, 當他凝視一位其他-自我, 不管那個人要求什麼, 基本的服務都是毫無評判地與合一連結, 只帶著絕對的信心, 確信對方是一位靈性的實體, 應當受到榮耀、鍾愛、與尊嚴地對待.


什麼是服務? 表面上看來, 這是一個問答題:


請求, 你將領受; 敲門, 它將為你打開”;


你能否為我做一個花生醬三明治?” “我當然可以”;


我可不可以分享你一半的三明治?” “妳可以拿走比較大的部分”.


這種物質性的服務是容易了解的.


當你想要服務另一個人, 但你們之間的關係線有些糾纏混亂, 這時候問題開始擴大, 身體脈輪的阻塞導致無法充分地溝通.


在這種氛圍中, 飢餓無法獲得滿足, 乾?無法獲得滋潤.


在這樣的窘境下, 彷彿整個宇宙都充滿了所謂的”困難泡泡”, 不斷地冒出來創造混淆, 以致於看不見通往至高服務的清晰途徑.


當服務在一個核心的關係裡陷入僵局, 好比T1現在經驗的情況, 被服務的人要感到喜悅的機率很小, 因為那個被服務的其他-自我無法查覺這個服務的純度或特質. 容我們說, 即使如此, 也絕不會稀釋或抵銷真愛的服務, 即T1自由提供的服務. 我們毫不猶豫地聲明: 所有付出愛的人都在服務.


讓我們來檢驗當一個人付出愛時, 發生了什麼事.


當一個人付出愛, 他表達自我的本質—愛. 地球是一所愛的學校, 你們在此享受享受裡頭的各種課程, 但它很謹慎地隱藏一個簡單的真理: 一切萬有都是一體.


在這裡, 每個人似乎都有獨特的外表, 並且自我與所有其他人似乎都是分離的.


所以, 在這所學校的學生有個主要工作, 那就是尋求穿越淺薄的皮肉表象, 穿透所有東西外表的堅硬假象. 對於那些能夠進入內心, 向愛敞開的人, 幻象開始閃爍、晃動, 最終 偶爾完全地掉落, 看見那偉大的合一與愛之海洋; 接著整個造物提供可觀的情感支持給那些能夠穿越表象的尋求者.


當一個人知曉他是無限造物者的一個完美與珍貴的火花, 同時也是呆瓜、可憐人、與罪人; 終於, 迷霧散去, 他清楚地看見: 一切都是好的, 所有事物都是



太一

; 存在即是服務, 作為是次要的細節.

現在, 這使我們重新思考服務的本質, 從作為移動到存在.


對他人做的事必須服從自由意志的規則, 冒犯他人的自由意志是不好的, 非難或批判他人是不好的, 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必要做這些事. 不過, 當一個人難以在表象[行動]的世界與本質[能量、意圖]的世界之間來回切換, 服務的動力就變成一種挫折.


那麼我們要說, 專注地進入服務之中, 服務的核心是完全的接納、尊重、榮耀其他個體如同自己一般, 對待其他個體如同對待自己一般.


每一個實體在心、身、靈的進化過程中, 需要謹慎地、持續地關注自我的(意識)工作. 當一個實體看見某個地方有傷害, 縱使看起來明顯是另一個人造成的, 圓滿解決這個難題的適當鑰匙總是工作自我, 妳願意對那個人做的事, 先對自己這麼做.


因此, 如果另一個人投射出許多批判與掌控能量, 似乎造成人我之間的隔閡, 那麼自我可以有技巧地移動進入內在受到批評、評判、控制、不悅的區域, 彷彿自己的這塊區域是其他人.


那麼, 這個嘗試服務他人的自我首先工作自己, 肯定自我的價值, 尊重自我, 了解自我的需求, 全方位地將服務他人的企圖轉向內在.


看起來, 這樣的自我僅僅服務自己, 然而, 正是服務內在自我的這個人, 研讀人生愛之課題的這個人, 方能獨立於任何反應之外地付出愛, 超越任何條件地去愛.


當服務發生的時候, 自我只有在事後才逐漸地明白.


服務的優良印記是在每日生活的決策過程中始終保持心輪的開放.


當雙方共同工作彼此糾纏的關係時, 會產生許多話語; 以及許多感覺, 能量的平衡與再平衡的過程.


然而, 當某一方成功地、不斷地提供服務, 就代表該實體持續地、固執地, 絕對堅持看待自我與對方都是值得的、友愛的、慈悲的個體, 雙方都努力要去解決隱含在人性中的奧秘: 如何在物質世界中表達自我的形而上特質.


物質世界似乎對於靈魂是充滿敵意且不友善的, 不過這不是真的.


因為在物質世界中, 不只蘊含人工建築、電腦晶片、人類對帝國的夢想; 還包括鳥兒的呼喚、植物與動物的祝福, 以及地、水、火、風的祝福.


所有的實體與能量都是使者, 很容易受到各種新聞的銘印與磁化, 這些新聞只為你發佈、只在今天、只在當下存在.


我們無法事先告訴你會有怎樣的鳥獸、怎樣的門牌、標誌或書籍將成為你的路標. 但我們可以向你擔保, 只要你尋找它們, 它們將群聚在你周圍, 希望獲得你的注意. 資訊厚厚地躺在地面上, 飛舞在你周圍的空氣, 在無限造物者遣送的每一道光芒中來到你身邊.


這個宇宙是鮮活的, 它是智能的, 以單一無限存有的方式運作; 你們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不是機械性的零件, 而是一個活生生的、正在呼吸的實體, 他呼吸著永恆的空氣, 他的關切超越表象時間的束縛.


當努力服務的成果似乎出了差錯, 我們單純地建議自我深深地呼吸, 吸氣與吐氣、吸氣與吐氣, 離開糾纏的細節, 潛入生命表面浪濤的底下, 找到深層的真理.


想像你的人生表面是波浪起伏的海面, 兇猛的浪濤拍打著海岸; 同時知曉在這片海洋的深處是你存有的真理, 就如同地球的液態核心: 沉靜的水域, 安靜、深沉、強有力、無限且健壯. 這即是你的本質、你真正的菁華. 你是.


當你允許太一思維的確切感瀰漫你的存有, 感覺所有的擔心一一掉落, 只留下聖靈的火燄, 只留下那創造所有星系, 亙古永在的.


在此時, 我們感謝T1實體提出這個優秀的問題, 我們享受同你們一起工作, 雖然我們恐怕我們的話語十分貧乏.


我們感謝這個器皿, 並在太一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同時將通訊權轉移到Jim實體身上. 我們是Q’uo群體.


(吉姆Jim傳訊)


我是Q’uo, 再次地, 我們透過該器皿在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很榮幸地在此回覆在場各位較短的詢問, 此時是否有其他的詢問?



S: 來點比較輕鬆的, 你認為方尼(Funny Cide)會贏得這次的馬賽三冠王嗎?


我是Q’uo, 我們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兄弟. 我們發現自己在預言馬賽結局方面沒什麼天份. 我們很抱歉在這方面沒能給你什麼幫助. 此時是否有其他的詢問?


S: 沒有, 我每年都會問一下, 我只是覺得很趣味, 謝謝.


我是Q’uo, 我們感謝你的輕浮與關切, 此時是否有其他的詢問?


C: 是的, Q’uo. 我這裡有另一個來自T1的問題, 她說: “我們被告知, 愛不會冒犯自由意志. 當愛送出的時候, 到底發生什麼事? 它是否提供一個增高的機率或潛能, 讓愛可以無意識地進入該實體的生命中? 它如何是一個服務?”


我是Q’uo, 我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姊妹. 當愛被送給任何實體, 那麼它就是一個資源, 那個實體有可能會去使用. 通常該實體無法有意識地認知這份愛是從哪裡來, 或何時送出; 但無意識地認知一己的存有狀態獲得增益, 擁有更多的資源.


因為在每個尋求者的心中都有來自太一造物者的每日禮物, 一份愛的補給; 或者說理則提供給每個實體的生命能量. 於是, 當一個人傳送愛給另一個人, 就相當於放大已有的能量, 並建立一道和諧波進入接收者的意識領域, 增強他感知與運用太一造物者之禮物的能力.


是否有其他的詢問, 我的姊妹?


C: 我代表T1繼續發問, 所以, 以任何方式去愛一個人都不算是冒犯自由意志?


我是Q’uo, 我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姊妹, 的確是如此.


無論如何, 我們看見許多實體對於愛有許多不同的定義, 關於愛, 我們認知的主要品質是無條件的.


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我的姊妹?


C: 我有另一個問題, 我想代表T2詢問: “非典型肺炎(SARS)背後有什麼形而上的意義? 如果愛滋病(AIDS)反映大眾對性的恐懼, SARS反映了什麼? 我們能做什麼來正面地看待SARS?”



我是Q’uo, 我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姊妹. 我們發現這個詢問的內容會冒犯許多人的自由意志, 所以我們能說的很有限. 至於該疾病[以你們的稱謂]的形而上涵義, 我們認為在這個時候, 有許多事情在你們第三密度的幻象中發生, 其中有許多人群正成為實驗對象[容我們說], 所以在人生經驗中產生額外的困難度. 超過這點, 我們無法再回應. 是否有其他詢問, 我的姊妹?


C: 是的, T2有個後續問題, 我代表他詢問, 雖然他說他了解你可能無法回答: “SARS是不是一種生化武器, 被某個族群用來對付另一個族群?”


我是Q’uo, 我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姊妹. 我們可以做概略的答覆, 我們認為這個詢問的要點基本上是正確的. 是否有其他詢問, 我的姊妹?


C: 沒有, 我代表T2, 還有T1, 非常感謝你, Q’uo.


我是Q’uo, 我們感謝你以及他們, 我的姊妹. 此時是否有其他詢問?


[停頓]


我是Q’uo, 如果還有問題, 我們樂於回應最後一個詢問.


[停頓]


C: 似乎沒有更多問題了, Q’uo. 但我們的確感謝你.


我是Q’uo, 我們也至為感激, 我的姊妹, 我們感激每位尋求圈的成員邀請我們出席. 我們請求每位讀者運用辨別力, 好讓我們說的話語不會成為你尋求時的絆腳石. 如果任何句子或概念沒有對你響起真理的鈴聲, 請毫不猶豫地把它拋諸腦後.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群體. 此時, 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與團體,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無以言喻的光中離開各位.


Adonai, 我的朋友, Adonai.



 




Raggedy Ann doll



附註

:

--------------------------------------------------------------------


[1] 卡萊: 我的老師, Papa, 在一年前送給我一個襤褸的安[布偶], 我決定宣告她就是童年的卡萊, 緊接著, 我以一個新媽咪的身分, 熾熱地愛著她! 我請求她告訴我 她的夢想, 她真的回應了!



(V)2009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是光是愛是無限 的頭像
是光是愛是無限

第五密度新人類

是光是愛是無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